御宅书屋 > 修真小说 > 诡异世界,我能敕封神明 > 第二十六章 小道张角
最新网址:www.kbookzw.com
    只是等崔渔走回大堂,大堂内早已空荡荡,哪里还有人影?

    “不知道这三十六个字符是不是药材名称,还是说这三十六个字符是筋络穴位的名称。”崔渔心中迟疑,他也不识字,也不敢胡乱猜测,免得冤枉了好人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他想不到石龙害自己的理由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教授自己假的秘诀,又何必将秘籍一起给自己?

    要知道自己可是项采珠推荐过来的,石龙要是敢暗害自己,项采珠能饶过他?

    虽然理论上对方没有暗害自己的必要、理由,但崔渔看着秘籍上的字符,有些迟疑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吃了没有文化的亏。要不然回去问问项采珠?”崔渔拿着秘籍若有所思:“项采珠屁大点人,认识个什么字。”

    项采珠才五岁,崔渔倒是不觉得对方会认识很多字。

    “对了,南华真人说大梁城内有一位老儒生,推荐我来他这里读书识字。”崔渔将秘籍揣入袖子里,然后略作沉思径直走出门去。

    那个老儒生叫什么来着?

    “叫李铭,住在百草堂。”崔渔回忆起当初老道士说的话,迈开步子走出武馆,然后左右打量一番,却见街头人来人往神色匆匆,精气神中透漏着一抹倦怠、焦躁。

    “这位信士,贫道有理了。”

    见到崔渔从德隆武馆走出来,站在大门前东张西望,忽然一个十七八岁的人影,仙风道骨有道高真模样的凑过来,手中拿着一杆拂尘,颇具世外高人模样,别有一股出尘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肥羊!大肥羊!”崔渔看着道士,道士也在看着崔渔。

    看崔渔身上的衣裳,只是平民穿的粗布麻衣,绝不是士族,更不会是贵族。

    能习武的平民?

    肥羊没得跑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骗了又能如何?

    自己打一枪换个地方,大周朝三百六十五路诸侯,每个诸侯下辖多少县城?

    自己一年骗一个地方,这辈子也骗不完啊。

    我张角从巨鹿一路骗到这里,岂是浪得虚名之辈?

    天下间就没有我骗不了的人。

    崔渔闻言看着面色红润的张角,见对方衣裳不凡,气宇轩昂自有一股风流气度,仿佛是有道修真神仙中人,连忙回了一礼:“见过道长,不知道长可有事情?”

    “我见信士气宇轩昂姿态不凡,特来与施主化个缘法。”张角回了句。

    “缘法?是何缘法?”崔渔面带好奇。

    对于练气士,他只接触过南华真人与小道士守诚,还真从未遇见过第二位道士。

    张角是练气士无疑。练气士通常都是不显山不漏水,除非对方施展手段,否则还真发现不了对方是个有大本事的。

    眼前道士同样不显山不漏水,看起来就气度非凡,绝非寻常俗人。

    崔渔不敢怠慢,这个世界的道士,九成九都是骗子,但剩下那一成,也绝非偶然数字。

    “我有《扶天广意灵签》,小哥不如卜算上三卦如何?”张角变魔术般,从袖子里掏出一只老旧的卦筒,筒子里面装着的是一根根不知是何材料制成的黝黑签字。

    “至于说卦金嘛……”小道士仙风道骨,摇晃着手中筒子,眼角余光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崔渔的身上穿着。

    见崔渔肌肤细腻光滑,显然没有受过风吹日晒,就算是一个平民,家中也必然生活条件很好。

    “金沙一碗,在结善缘一件,日后阁下身上获得造化,须应我一件力所能及的事。”小道士一双眼睛看向崔渔。

    这大荒大灾之年,黄金根本就不值钱。

    对于那些大户人家来说,一碗金沙并不多,甚至于都没有一斗粮食值钱。

    至于说日后崔渔发达了替他办一件力所能及的事?

    张角想笑,这不过是糊弄人的把戏罢了。不吹的故弄玄虚一些,对方怎么会相信?对方怎么会上当?

    他已经三天没吃饭了,只是想混一顿饱饭而已。

    崔渔听了张角的话,不由得心中一阵犹豫。

    一碗金沙他倒无所谓,只是对方说的‘日后须应他一件事’,叫崔渔不由得心中泛起一阵嘀咕。

    这可是妖魔鬼怪存在的世界,天知道对方叫自己去应他什么事情?

    到时候叫自己去死,叫自己去喂妖魔,或者是去修炼邪法,他怎么办?

    崔渔心中泛起嘀咕,他对于提前算命的事情,到并无任何兴趣。

    未来的事情,谁又能说得清呢?

    正要开口拒绝,此时忽然崔渔感受到一股诡异的波动自那道士手中的筒子传来。

    【感应诡异之力入侵,篡夺后可获得神力半缕。可获得神通一语成谶。】

    就在崔渔想要开口拒绝的时候,耳边传来一道自家天赋神通的声音,然后崔渔目光落在了道士怀中的签筒上,眼神中露出一抹思索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道士不简单啊!”崔渔一双眼睛看向小道士,这厮绝不是普通道士。

    “吞噬诡异之力。”崔渔对着脑海道了句。

    【吞噬一缕诡异之力,获得神血半缕。】

    【获得大神通:一语成谶。(残缺。神通完整程度:亿万分之一。)】

    【注1:大神通一语成谶,一语成谶指本为一句无心的话,竟然变成预言且应验了。此乃律令铁律,一旦应验,将不可逆转。请谨慎言行,不要胡说八道。】

    【注2:此神通威力巨大,无心之言可咒死神灵,可引发量劫之战。】

    【注3:此神通一旦触发,必然会承受无量因果。代价不可豁免。】

    感应着脑海中的信息,崔渔整个人惊呆住了,目光中全是不敢置信之色:“代价不可豁免?”

    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不可豁免的代价。

    再去看道士手中的签筒,崔渔整个人目光灼灼,眼睛亮的像是小灯泡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件好宝贝!这是一件重宝!一定要想办法弄到手。”崔渔看向小道士。

    此时小道士仙风道骨的看着崔渔,见到崔渔一直在沉默,整个人有些绷不住了。

    他就是想要混口饭吃而已,怎么就这么难呢?

    要在往年,凭他一张嘴,混口饭吃那还不是手到擒来?那些凡夫俗子,最敬畏鬼神之说。

    可现在天下大旱,粮食紧缩,百姓自己都要吃不起了,哪里还管鬼神不鬼神的?

    想要从那些快要饿死的人嘴里骗出一口粮食,那可不是一般的难,就算鬼神也不能叫那些快要饿死的人敬畏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讲,小道最注重缘法。若是有缘法,收你一碗金沙,起卦三课。要是没有缘法,你就算给我一座金山,我也不敢收。小道自巨鹿云游至此,无意间进入大梁城是缘分,又到这德隆武馆是缘法。小道自武馆门口路过,恰巧遇见信士,又是一重缘法。”小道士看着崔渔:

    “你我有三重缘法,合该卖你三课,此乃缘分天定。”

    “你买还是不买?”小道士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崔渔,手中签筒不经意间发出哗啦声响。

    “当然买,不过是一碗金沙而已。”崔渔展颜一笑,没有丝毫犹豫。

    “完犊子了,开口要价少了!”看到崔渔眉头都不皱就开口的那一刻,小道士恨不得直接抬手给自己两巴掌。

    “高买高卖,对方都不还口,可见一碗金沙在对方眼中毫不值钱。”小道士心中哀嚎。

    “对了,道长这签筒卖不卖?我看道长签筒的第一眼就心中欢喜,我娘是个道家虔诚信众,最是喜欢一些有灵性的东西。我一看道长怀中签筒,就不由得心生欢喜,必然是个跟随在高人身边沾染了灵性的,还望道长忍痛割爱,叫我买回家去供老母供奉。”崔渔也不遮掩,直接开口要价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角闻言面色迟疑:“这签筒是我家祖传之物,小道虽然道行低微,却也不敢变卖祖宗产业。”

    那里是什么祖传产业,这签筒分明是他从一个破庙内挖出来的,然后干脆又在那破庙内寻了一身破烂行头,拿着竹筒开始招摇撞骗。

    这竹筒可是他招摇撞骗的装备,要说卖掉也不是不可以,但还需卖个好价钱。

    张角想要杀个价钱,崔渔闻言却心中误解了对方的话:“这道士果然不是简单之辈,必然是察觉到了签筒的神异,想要将签筒从对方手中骗过来,却是难了。”

    崔渔心中念动,已经打消了买签筒的心思:“既然如此,那就作罢,还请道长开卦吧。”

    小道士看了崔渔一眼,正要开口提提价,见到对方打消了购买签筒的想法,倒也没有多想,然后伸出手晃动手中签筒:

    “信士请抽签。”

    崔渔随意伸出手,在签筒内抽出一根。

    入手时却觉那签子犹若铅铁奇沉无比,触之却又犹若暖玉,丝滑细腻甚是神奇。

    崔渔随手抽出一根签子,看了一眼后不识得,随手递给了小道士:“道长请解签。”

    张角结果签子,放在手中打量一会,面色诧异道:“竟然是上上签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上上乾德之建,元亨利贞。君子体焉,陈纪立经。”小道士口中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“何解?”崔渔不懂。

    “若占阴晴,晴。占秋收,则田蚕大收。占葬地,坟葬吉利。占牲畜,则六畜大旺。占归期,则行人立至。若占谋划,则求谋大遂,求财大利。若占婚姻,则婚姻大成。若占官事,官事大吉。谒见遇贵,出行大通。修造清吉,疾病即愈。走失即见,生产有喜。捕盗便获,祷祀获福。怪异无咎,移徙获吉。家宅大安,文书有就。”

    小道士看着崔渔,摇头晃脑:“总之,不管信士想要占卜什么,都是大吉大利心想事成。若占求仙问道,则必定可入玉京山。若求长生不死,必定有王母灵芝,瑶池仙水主动送来。凡所占,无不应验。”

    “却不知信众先前求的是什么?”小道士好奇的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长生不死。”崔渔笑盈盈的看着小道士。

    “自古以来,神魔都要腐朽,哪里来的长生不死?小道还想长生不死呢,信士还真是幽默。”小道士闻言嗤笑一声,对于崔渔的话并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施主请问第二签吧。”小道士又开始摇晃手中签筒。

    “这一签,我还是要问长生不死。”崔渔看着小道士,又一次从签筒内抽出一根签子,直接递给了小道士。

    “求问长生不死,倒不如去问一世富贵……”小道士接过签子,然后话语梗住,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崔渔,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看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怎么?有什么不妥吗?”崔渔瞪着小道士。

    “到没有什么不妥。”小道士将签子直接扔入铁桶内,然后转过身去背对崔渔,使劲的摇晃手中签子,哗啦啦的摇个不停,将所有签子都彻底摇散,就连他自己也不认得手中签子究竟混在哪里,方才又转过头看向崔渔:

    “请信士求签。”

    崔渔闻言一笑,伸出手去拿住一根签子,随意的抽出来递给小道士。

    小道士接过签子,整个人犹若见鬼了一般,死死的盯着手中签子不语。

    “道长怎么不说话?”崔渔见小道士呆呆的站在那里不语,整个人仿佛遭受了定身法一样,忍不住开口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好生奇怪。”张角挠头:“不正常!不正常!绝不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正常?”崔渔好奇的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正常?”小道士瞪大眼睛,呆呆的看着手中签子:“你可知道我这签子共有多少根?”

    崔渔摇头:“我怎么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共有四十九根。”小道士看着崔渔:“可上上签只有一根。信士三次抽中一根签子,你说怪不怪?莫说三次都抽中同一根签子,就是一次都抽中上上签的概率,那也是微乎其微。”

    “小道从巨鹿而来,历经八年,唯一抽中一次上上签的,还是那项家二小姐项采珠。上月在我这里抽了一根签子,就是一根上上签。”张角挠头:“可七八年都未必中的上上签,今年不但中了两次,而且信士还三连中,信士莫非真的要成仙做祖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项采珠在这里抽过签?她抽中的什么签子?”崔渔好奇的问了句。
最新网址:www.kbookz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