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kbookzw.com
    白知逸时不时会来这里吃一次,因为大哥白禹泽与老板是老熟人。

    偶尔白禹泽会邀请他去鸿运阁吃饭,那里的饭菜确实味道不错。

    频率大概是一月一次。

    这个月算是第二次,原因嘛……

    他忍不住将目光望向了苓萝。

    既然有好处为什么不去,何况小奶包喜欢吃东西,正好就带她去尝试一次。

    白知逸抱着小奶团下了出租车。

    他们七摸八拐经过狭长的街道,总算看见了一栋处古香古色的阁楼。

    木制的牌匾刻着浑厚有力的字迹,一撇一捺都透着书法大家的韵味与意境。

    鸿运阁的老板是一个怪人,明明可以把饭店开在繁华的低端,却偏偏要开在这种地方。

    这里的街道不算宽敞,必须徒步经入,根本无法开车进来。

    地面有些坑坑挖挖,时不时就有一些石子冒出头。

    据说曾经好一些来这里吃饭的权贵,不小心摔了个狗啃泥。

    圈子里闹得沸沸扬扬,大家表面不敢乱,心里却都在偷偷笑话。

    现在是正午,阳光火辣辣的,温度自然就上升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哥哥,抱着窝肥不肥太累啊,窝可以自己走哒。”

    苓萝担心哥哥热到,手掌当作小扇子似的扇着风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白知逸缓缓吐出两个字,随后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就这小奶团待会儿摔一跤,保证哭得稀里哗啦,他想想就觉得闹心。

    苓萝还巴巴地以为哥哥是怕自己担心,心里感动了好了一阵。

    【崽崽,他可能是嫌弃你碍事。】

    049吐槽了一句,然而某只团子完全当作了耳旁风,一个口一个哥哥,简直是把粘人精发挥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可恶,好酸哦!

    这就是喜新厌旧吗?

    某只系统默默流下了不争气的眼泪。

    白知逸抱着崽崽来到了前台,老大爷抬头瞥了他一眼,似乎一点也不诧异突然多出来的奶团子,而他也习惯了这种沉默。

    毕竟每月来一次,算是比较勤快的。

    白知逸熟练地走到五楼,这是鸿运阁最高的一层,他时常喜欢坐在这里望着远处,时不时品味着美食,心情会特别放松与愉悦。

    他带着小团子去旁边洗手,令人诧异的是木盆里的水有些温温的。

    白知逸没有想,随手拿过木架上的干净白毛巾替自己与苓萝擦手。

    他们刚刚坐下没有多久,门口突然被咚咚咚地敲响。

    侍从推开门,小心地端着一些茶点进来。

    分量都不算太多,巧合的是这些似乎是特意准备的。

    以苓萝的樱桃小嘴,正好一口一个,但是对于白知逸来讲就稍微有些小了。

    这一餐看来是大哥特意拜托老板做的吧,他们关系还真好。

    白知逸并没有怀疑什么,不光是他,白肆衡与白念悠每个月都会都会来这里一次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并不会凑在一起,而是各自吃各自的。

    小奶团既然成为了白家的一份子,想必大哥也准备按照惯例。

    这一餐是特意为苓萝所准备。

    小团子忍不住悄咪咪伸手偷吃了一块,眼睛瞬间就亮了,吧唧吧唧地咀嚼着糕点。

    瞧见白知逸的目光,苓萝好似被抓包了那般,动作顿了顿,糕点渣渣沾了嘴巴一圈。

    她嘿嘿一笑,露出两个可爱的小梨涡,嘟囔着:“哥哥,哥哥,腻也吃嘛?”

    白知逸皱了皱眉有些嫌弃,不过还是强忍住吞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其实并不喜欢吃甜食,总觉得这种东西又甜又腻,但是现在尝进嘴里,好像觉得还可以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一盘糕点就被白知逸干掉了大部分。

    “哥哥,不许腻吃啦!”苓萝有些委屈,糕点本来就是小分量的,一盘也就七八块,偏偏白知逸一个人就吃到只剩下一块。

    小团子就吃了一块,刚刚沉迷于香香的奶茶,所以没有注意到这一点,现在回过神来,自然要捍卫自己的小糕糕了。

    “哥哥肚子好饿,这一块糕点萝萝不能给哥哥吃吗?”

    白知逸忽然起了逗弄苓萝的心思,缓缓将手伸向了桌面唯一剩下的糕点。

    苓萝小脸紧绷纠结着,眼神恋恋不舍地停留在糕点上,犹豫片刻有些肉疼道:“唔,那就……给哥哥吃吧。”

    白知逸听到小团子这么说,当着苓萝的面一口吃掉,最过分地是他居然还吧唧了几下嘴巴。

    049看到这一幕差点人傻了。

    这个反派不对劲啊,你人设崩了啊!

    啧,现在居然丧心病狂到跟崽崽抢食物了。

    白知逸自然不知道有人在鄙夷自己,不过他发觉刚才那块糕点好像更好吃了。

    果然抢来的糕点,就是比自己拿的好吃。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侍从推门而入,这一回上的都是一些热气腾腾的正菜。

    感受到某只团子晶亮的小眼神,白知逸摇摇头开启了投喂模式。

    049幽幽地盯着一大一小,满满的怨念,它也好想吃啊。

    可是系统没有实体啊,这真是一件悲伤的事实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小团子摸着圆润的小肚子,连走路都感觉很艰难,像是一只缩小版的猪八戒。

    白知逸没忍住低低地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哥哥不许笑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白知逸怕某人炸毛,收敛了笑意,只是嘴角那抹弧度怎么也降不下来。

    他无奈地伸出手给小团子揉了揉肚子,场面格外地温馨。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侍从端着一大一小两杯柠檬水进来。

    苓萝连连摇头,挥了挥小胖手,表示自己真的吃不下了。

    虽然小肚子还想要装一些,可是再吃萝萝就要撑死啦。

    白知逸也有些意外,毕竟按照正常顺序,菜品早就上完了才对。

    这位大厨还真是贴心。

    “柠檬水,可以让萝萝的肚子不那么难受,稍微喝一些。”

    白知逸解释了一句,小团子拧巴着小脸,一副英勇就义的小模样,差点没把某人给笑死。

    苓萝浅浅地尝了第一口,眼眸放光,咕噜咕噜就把小杯的柠檬水喝完了,视线忽然转移了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白知逸瞧见小团子的模样,就知道她的想法,迅速把大杯柠檬水一口喝完,完全不给苓萝留下半点机会。

    真是贪吃的小东西。

    “不能喝太多。”

    小团子闻言撇了撇嘴,不再多言,伸出手做出要抱抱的姿势。

    面对抱住奶香的小幼崽,白知逸能怎么办?

    他当然是一把抱住喽!
最新网址:www.kbookz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