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kbookzw.com
    苓萝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黄色的小挎包,真是好丢脸呐,肚肚一直叫个不停,羞死人了。

    “坐好。”

    白知逸把小团子放在座椅上,起身去拿了两幅碗筷回来放在桌面。

    他瞥见保温箱旁边的暖水瓶,又盛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白开水回来。

    咕噜。

    听到小家伙的肚子又叫了,白知逸有些无奈,白枭沉那家伙现在恶劣到连伙食都不给安排吗?

    他勾了勾嘴角,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找到那个聊天群发了一句消息,随后迅速收回裤兜。

    “我去里面看看好了没,别乱跑。”

    等白知逸走进厨房,苓萝伸出手朝着桌面上的白碗轻轻推了推,眼眸盛满了好奇,热热哒,还有些重推不动呀。

    “叔叔,这是什么可以喝嘛?”

    【这是白开水哦,可以喝,你看上面冒着热腾腾的气,太烫啦,要吹凉了才能……喝。】

    “嘶,好腾腾。”

    小团子眼冒泪花,小舌头被烫得通红,不断地吐着气,金豆豆啪嗒啪嗒地落下来,委屈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蜀黍……呜呜。”

    049有些哭笑不得,它话都还没有说完崽崽就迫不及待地喝了,真是一只小馋猫。

    【下回不要那么着急,要等叔叔说完话,记住了没?】

    “呜呜,窝鹅了嘛。”

    苓萝拉拢着脑袋,满脸委屈,一副‘崽崽知道错了’的小表情。

    白知逸站在厨房里,手里端着一道菜肴,原本漆黑的眸色变幻了一瞬,语气疑惑地嘀咕着:“奇怪,分明没有人,叔叔是谁?”

    他听力一向很好,自然是一早就注意到了外面的动静,只不过想看看小奶团的举动。

    血族的人没有一个是善茬,伪装偶尔也是一门技术。

    白知逸走了几步,故意发出轻微的响动,他拉开门帘端着菜放到桌前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鸽鸽!”

    苓萝仿佛找到了可以倾诉委屈的对象,伸出白嫩的胳膊做出要抱抱的模样。

    白知逸一把抱起小团子,苓萝扑在他怀里呜呜地大哭起来,感觉胸前湿漉漉一片,动作顿了几秒,表情僵硬得跟裂开了似的。

    这小奶包哭得鼻涕横流。

    他吃完饭得赶紧回去洗个澡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水水。”

    小团子抽抽搭搭地说着,口齿有些不太清晰,小胖爪指了指桌面冒着热气的白开水。

    白知逸大概明白发生了,嘴角的弧度扬了扬,这是他准备用来烫碗筷的,所以特意没有加凉水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只小哭包这么着急,真是蠢得不行,不过哭起来倒是怪让人心疼的。

    “舌头伸出来让哥哥看看。”

    苓萝张开了嘴巴,吐了吐粉嫩的舌头,随后迅速闭上了嘴巴,脸颊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有些微红,这饭看来你是吃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白知逸故作可惜地来了一句,把崽崽放在椅子上,先用开水烫了烫碗筷,随后给自己夹了一筷子红烧茄子。

    味道一般。

    他吃过的山珍海味多了去了,这些东西说实话也就只能算是清粥小菜。

    菜肴的香气弥漫空气。

    苓萝眼巴巴地望着哥哥,不自觉咽了咽口水,伸手扯了扯白知逸的衣服,那明晃晃的着急模样就差把‘窝也想吃’写在脸上了。

    “嗯,好吃。”

    白知逸假装看不懂某只团子的暗示,夹了一筷子红烧茄子慢慢悠悠从苓萝眼前经过,最后咻地一下子进了他自己的嘴里。

    小团子眼神茫然,嘴巴吧唧了几下什么都没有,兴奋的小表情瞬间就拧巴了,憋着的委屈一下子没忍住“哇”的一声就准备哭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许哭,哥哥是在替你尝一尝好不好吃,再哭就不给你吃了。”

    白知逸似乎是觉得特别好玩,毫不留情地笑出了声,眼眸染着一丝极浅的温度。

    “鸽鸽不药笑,不喃窝真哒不理你啦,呜呜。”小团子憋住眼泪,目不转睛地盯着白知逸的筷子,那架势似乎生怕他又偷吃。

    【崽崽他是个大坏蛋,这种行为太恶劣了,咱们不能相信他。】

    049见缝插针地开始打小报告,它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有些吃醋,只是因为反派太危险了,没错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白知逸又夹了一筷子放在自己嘴边,就在049以为他要自己吃独食,连抹黑的话都想了一百零八种时,万万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吹了吹热气,直到茄子凉了才塞进了崽崽嘴里。

    不科学!

    这反派是不是有问题!

    你是个反派啊,这么温柔干什么,你应该恶狠狠欺负崽崽,然后自己就能安慰崽崽,获得崽崽全身心的撒娇与信任。

    “好吃吗?”

    少年富有磁性的嗓音缓缓在耳畔流淌而过,苓萝吧唧吧唧地咀嚼着,高兴得眼眸晶亮亮哒,嘴里喃喃着听不清的话语。

    白知逸估计应该是‘好吃’之类的词语,他想到了什么从兜里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,发给到了家族群聊里。

    “鸽鸽,还药,咳咳。”

    “吃慢点,不着急,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白知逸望着某只腮帮子鼓鼓囊囊跟松鼠似的奶团子,心中油然生出一种莫名的滋味,这种陌生的情绪他是第一次体验到,不过却并不讨厌。

    养一只奶呼呼的小宠物似乎也不错。

    这时,老板带着口罩,用菜盘将剩下的米饭、骨头汤、鱼香肉丝端了出来,笑眯眯地看着两人温情的投喂画面。

    “你们兄妹感情真好,你以后肯定是个好哥哥,这么可爱的奶团子谁不想拥有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老板懵逼了一瞬,有些不太懂白知逸的话,摇了摇不再多想。

    白知逸嘴角往上扬了扬,心里默默补充道:这是我家的小宠物。

    “鸽鸽,窝要吃辣个。”

    小团子指了指鱼香肉丝,少年嘴角噙着微微的弧度,熟练地夹起菜肴慢慢吹凉,再放在苓萝嘴里。

    “唔,鸽鸽也次次,不药饿到肚肚。”

    两人你一口我一口,光是吃饭就花费了一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当然大多数饭菜都进入了苓萝肚子里,反倒是白知逸吃得比较少,他手腕都有些酸了,不过心情却格外地愉悦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他裤兜里的手机时不时震动着。

    白知逸却一眼都没有看,反而麻溜地把手机关机了,先前在厨房就给老板转了账,这会儿自然不需要再用到手机了。

    他做了什么自己当然清楚。

    现在那些家伙恐怕都躁动起来了吧。
最新网址:www.kbookz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