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书屋 > 穿越小说 > 三国之灌水奇缘 > 第十二章 首战
最新网址:www.kbookzw.com
    午饭后,兮子跟阿怂留在酒楼指挥伙计们打扫卫生,九酒跟丹青姐妹俩仿佛有说不完的话,携手又跑去了楼上客房。忘川跟苦无喊着烟雨吕岱跟任红昌等人前去校场,准备试一试吕岱二人的武力如何,也好对三国的武将的武力值有个大概的了解。

    走到一半时,忘川故意拉着苦无落后众人,偷偷问道:“从前就知道你闷骚,怎么这次胆子这么大,还整了个一见钟情,说说,为啥突然对这个妹子感兴趣?”苦无目不斜视的走着,嘴里悄悄说道:“让你平时多看书你都不看,傻了吧,你知道这个妹子是谁么?”“谁?”“野史记载,四大美人有一位姓任的哦~”(野史内容放在评论区了)

    忘川细细思索:四大美人……三国……“貂!”忘川刚要大声叫喊,苦无眼疾手快一下子捂住了忘川的嘴巴低声喝道:“要死啊你,这么大声干啥!”

    二人朝回头看着他们俩的三人干干的笑了笑,苦无接着低声道:“我不得为我未来的幸福考虑嘛,这眼前有个三国第一大美女,我不得把握住机会么,你没看吕岱那家伙看到梳洗完的小任那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嘛!”

    “好家伙,我咋就没看出来呢~”“你眼里就只有青青呗,你还能看到谁?”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二人在那边走边小声嘀咕,却不知走在前面的任红昌耳朵轻轻的动了动,嘴角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到了校场,忘川看着眼前的四人说道:“请诸位前来,主要是为了彼此切磋了解一下,培养培养默契,在战阵厮杀之时彼此也可以更好地配合。苦无,你就跟小任试一试吧,烟雨待会儿跟定公(吕岱的字)比一场。”

    说罢,忘川喊着其他二人走开了些,苦无跟任红昌对面而战。“小女子自幼习武,自认功夫不差,待会儿公子大可不必手下留情。”任红昌对着苦无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苦无笑了笑,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,便负手而立,笑话,我堂堂一个大男人,还能先出手打一个弱女子嘛。这想法在脑海中的字幕还没消散,苦无便看到眼前的任红昌转瞬便来到他面前,一记直拳直奔面门而来,“啪!”苦无身子瞬间飞了出去,待爬起身来,两根红线已是挂在了鼻下,任红昌不好意思道:“公子见谅,实在是没想到公子竟然不闪不避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妨,无妨,”苦无擦了擦眼泪跟鼻血,笑道:“刚才是某大意了,咱们再来!”这次苦无不再留手,眼神一闪便是两把飞刀直奔任红昌而去,任红昌手中红光闪动,顷刻间便打飞了匕首,眼前苦无的身影却消失了。在身后!任红昌想都没想,转身就是一拳,苦无这次早有准备,又是一个瞬移直接来到任红昌的身侧,抬腿就是一个侧踢直奔任红昌胸口,任红昌一个下腰躲过苦无的侧踢紧接着就是一式扫腿,苦无来不及瞬身只得纵身跳起,不料却正中下怀,只见任红昌起身便是一招后撩腿,将苦无又是一下蹬飞,连着两次被打飞的苦无也是上来了火气,站起来眼中蓝光急闪,身后大片的飞刀便显了出来,忘川刚想叫停,却听任红昌怕打着身上的尘土,慢条斯理的说道:“郑亚恒,给你胆子了?敢对老娘动手?”

    啥情况0.0,忘川目瞪口呆,苦无却是心都凉了,这熟悉的语气,错不了……散去飞刀,慢慢走到任红昌跟前,扑通就给跪了:“我错了媳妇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嘛哈,你失踪的那段时间,我担心你担心的都睡不着觉,不得了啊郑爷,你给我跑另一个世界来找小三了,你挺行啊?”任红昌说的委屈,眼睛也越来越红,不愿再理苦无,转身便快步离开,苦无也顾不得其他,立刻起身追了上去,二人吵吵闹闹渐行渐远,只留下三人目瞪口呆,吕岱不明所以,忘川和烟雨却是再明白不过了,这是某人的正牌媳妇儿也来了……

    “看这方向,应该是回灌水楼了,先不想他俩了,定公……算了,不打了,还是回去看看吧。”越想越是好奇,忘川也顾不上测试什么战力了,转身便朝着灌水楼快步走去,吕岱跟烟雨对视一眼,满脸疑惑,烟雨确实笑嘻嘻的说了句:“我嫂子来了。”便蹦蹦跳跳的也朝灌水楼跑去,吕岱抓抓脑袋,实在是不明白发生了啥,只得跟着烟雨一起回灌水楼。

    忘川回到灌水楼,却见丹青四人正坐在楼下大桌前面面相觑,于是问道:“见到苦无和缘君了么?”“你说,缘君?”九酒听到这个名字,又想起刚才苦无两人上楼的样子,恍然大悟:“她也来了?还是魂穿?”

    看到忘川点了点头,众人嘴巴大张,这太狗血了,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啊……(关于缘君的故事,会放在人物外传里,不再正文赘述。)

    “先不管他俩了,说说我的发现,刚才苦无跟缘君打了一场,虽然两人最后都没尽全力,不过可以看出来,他们这些将领,都会有些异于常人,但是总体还是算作人类的,所以咱们这些布置,要阻拦一般将领,问题应该不大。”忘川说完。丹青等人也轻轻舒了口气,还好事情没那么糟糕。这时跟着烟雨一起进来的吕岱,突然对忘川说道:“大人,吾来时,只见东城墙上有兵员行营,南,西,北均无,是不需要在这三处安排兵员守卫么?”

    “卧槽!”忘川一听,连话都来不及说,转身就朝屋外跑去,没错,这三面城墙都没安排兵员,如果今天黄巾真的到了,那这边的故事也就告一段落了。

    一转眼两天就过去了,忘川着急忙慌的总算是把四面城墙的防御基本上做好了。东面作为直面黄巾军到来方向的城墙,自然安排了最多的兵员,除却五百的丹阳精兵和两千的彭城兵,忘川等人又招募来了三千的新兵,虽然操练时间短暂,战力不是很强,但是胜在年轻力壮,九酒建议忘川平分这些人,每队老兵领一些新兵分守四面城门,忘川没有听取,而是让一千人新人守西门,剩下的五百彭城兵带五百新兵守北门,五百彭城兵带五百新兵守南门,剩下一千彭城兵与一千新兵俱都留在东门,丹阳精兵作为精锐,充作预备队,随时支援四面城墙。至于将领,暂时都聚在东门之上,有情况可随时去各门支援。

    苦无不知道用了什么花言巧语,两人现在已是重归于好,花前月下了,对于这段跨越了时空的爱恋,苦无每每说起,脸上总是荡漾的像一朵盛开的菊花。

    “大人,不好了!快来!”一切安排妥当的众人刚坐下没多久,吕岱就一脸急切的跑过来,拉着忘川就要跑,“诶诶诶,慢点,什么事儿这么着急??”忘川一边想把吕岱甩开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吕岱却没放手,只是急道:“黄……黄巾贼,到了!”

    “慌什么……早晚都得来不是!”忘川故作平静道:“你啊,还是太年轻。”被忘川一说,吕岱一愣,有些不好意思,重重呼了口气,“忘川哥哥,你的腿在打颤诶!”烟雨这时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听到烟雨的话,众人全部笑出声,忘川脸红道:“笑什么,我这是激动,激动的!”大家也没空听忘川解释,赶紧跟着吕岱来到了城墙之上。

    很快,众人就见到了以前在游戏中才能见到的场面——一群群的黄巾士兵将地面淹没,无数黄巾静静的站在城前二里的地方。

    忘川等人静静的看着缓步前来的黄巾军,浓浓的战意扑面而来。“话说忘川,黄巾军看起来也不像书上说的那么不堪一击啊。”苦无偷偷碰了下忘川肩膀说道,初九等人也是一脸不解。

    “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,”忘川回道:“早期的黄巾军那可是真正的部队,一只有着信仰的军队,跟后期的黄巾贼们有着天壤之别,后期的黄巾贼就只是贼而已,而我们现在面对的,是真正的黄巾军!”

    这边忘川等人聊得火热,那边黄巾军已至城下不远处列阵,这支黄巾军的渠帅是张伯,张角的族人,也是弟子,不过因为此人喜好战阵,不喜画符弄咒,因此并未学得张角的太平道术,不过与他同行的裴元绍却是会一些术法。

    张伯手下有四员大将,褚燕,于毒,穆固,严平,起初随张角造反之时,张伯与此四人率一万敌三万,大胜。

    “子安,你且来看,”张伯看着眼前忘川众人这两天的辛苦布置,“这是何物?”

    “孩儿不知。”褚燕跃马而出,看了半天也摇摇头。“看来徐州城是早有准备啊!”

    张伯看着眼前的布置,似笑非笑道。褚燕闻言也是一笑,举着马鞭说道:“可怜此些人,死到临头仍不自知!”

    张伯摇头,此子什么都好,就是杀心太重。裴元绍骑在马上一言不发,他一心只扑在习练太平道术上,从未修习过兵法,此时更是看不出什么名堂,索性闭嘴不言。

    “子安,”张伯说道:“我等此行,切不是为了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渠帅所言,小子知道!”褚燕打断道“小子就是想不通,大贤良师为何如此……”“慎言!”张伯低喝一声,看着闷闷不乐的褚燕,转而笑道:“我等将大贤良师派下的命令完成就可,这下邳城,总不能白来一趟,老规矩,百姓分毫不动……”

    “世家大户尽图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大意,看这东门的摆设,隐隐有道,切不可轻敌。”张伯提醒道。

    褚燕看向东门,只见城墙上人影憧憧,城外门前也有些士卒,这是要与我等城外野战么?

    褚燕感觉好笑,大声说道:“末将愿一人领兵攻打此门!”张伯还想再说什么,不过看了褚燕半晌,说道:“既如此,于毒,你攻西门,穆固,攻南门,严平,北门,你三人配合佯攻,我自坐守大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四人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却说褚燕本来麾下五千精兵,张伯更是又增派了两千与他,如此一来,东门便要承受七千人的进攻,这是何等光景。

    褚燕心中看不起徐州将士,就地扎营,生火做饭,最近的一处,距离下邳仅二里。“真嚣张啊,好想打他一顿!”苦无看着肆无忌惮的褚燕很不爽,忘川反倒心中一喜,嚣张好啊,最好把我们全当发面团,然后才能狠狠揍疼你。

    褚燕虽嚣张,却并不愚笨,看似无视东门生火做饭,却始终留下三千兵马暗暗防备东门的突击,不想等了许久,饭都做好了,却仍未见东门有一丝一毫的动静,顿时轻蔑之心更甚,“鼠辈,我张子安一人便可攻下徐州,何须三门?何须内应?”

    看着不远处黄巾营中炊烟升起,徐州将士大怒,苦无更是屡次申请出战,忘川不允,众人奇怪,倒是苏兮子突然说道:“以我之见,敌军虽长途奔袭而来,携大胜余威,虽力竭而气盛,不可与之力敌……”

    “姑娘大才!”吕岱不知从何处突然冒了出来:“此时切不可与敌军硬碰,须知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!”众人听到此,也知道为何忘川不予出战了,心中疑虑顿消。褚燕见东门始终没有动静,干脆又分派两千士兵去附近砍树垒石,以便扎寨,就算如此,东门依然没有丝毫动静。“徐州之兵衰败至此!”褚燕嘲笑一句。这边看着手底下士兵各个憋得脸色通红,忘川也很无奈,要是游戏里,忘川早就鼠标一框选,直接A过去了,但是这不是游戏,都是人命啊……黄巾的营寨就在各人的思绪中完成了。

    褚燕走上前一步,大声喝道:“徐州鼠辈,我不欺你兵少,我就一人在此,敢问徐州之人,有谁敢与吾一战?”说罢坐于马上,双手抱肩,一脸的鄙夷。

    烟雨往前一步,深吸一口气,大声喊道:“你才是鼠辈,你全家都是鼠辈,你们黄巾贼就是鼠窝!你要打?来呀!姑奶奶陪你打!”褚燕被烟雨骂的目瞪口呆,转而笑道:“徐州真的都是鼠辈不成?竟然让一个女娃娃出来叫阵!”说罢,黄巾军全部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烟雨气的脸色通红,伸手招来宝剑,唤过大白便要下城墙,忘川看着眼神坚定的小烟雨,没有阻拦,只是轻声说:“一切小心,不可力敌就赶紧跑。”“放心吧忘川哥哥!”烟雨给了大家一个加油的手势便朝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褚燕看着从城门里骑着一直独角大狼出来的烟雨,稍稍收敛起了嚣张的态度,拨马便冲了上去……
最新网址:www.kbookz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