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书屋 > 修真小说 > 大夏文圣 > 第二百九十七章:踏时间长河,成天命之圣,开万世之太平!【完】
最新网址:www.kbookzw.com
    时光荏苒,似白驹过隙。

    自五族被灭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便已过去三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因天道显身,这三个月来,可谓是人心惶惶,即便是顾锦年出面,也难以压制世人内心的恐惧。

    毕竟对大世苍生而言,他们只有三年的生命可言,诸多人想要疯狂,也有人彻底放弃一切,安安心心去享受人生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情景,大夏王朝与中洲王朝,联合大夏文宫一同安抚人心,制定各项计划,又顾锦年亲自出面,最终才压制了部分恐慌下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大夏王朝。

    已经有数年没有下雪的京都,突然下了一场鹅毛大雪。

    白雪覆盖了整个京都,使得天地白茫茫一片,有说不出来的美。

    国公府内。

    顾锦年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衣,静静地站在湖面当中,注视着雪景。

    这三个月来,除了有必要出面之外,他都待在家中,一来是陪伴自己的家人,二来是确实想要放松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整个国公府显得如往常一般热闹,几個叔叔没事就找顾锦年喝酒作乐。

    而顾锦年也没有矫情,时常呼朋唤友,当初大夏书院的好友都被他喊来,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所有人都知道,顾锦年时时刻刻都面临着巨大的内心压力。

    整个大世的性命都在他手中,若是他失败了,大世苍生要随着他一同葬下,这样的压力,有几个人能够保持平静?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一口寒气吐出,顾锦年内敛了自己的修为,让自己处于凡人阶段,故而依旧能感受到寒冷。

    鹅毛大雪落在身上,逐渐化作雪水,但很快又被蒸发。

    一旁烘烤着几个炉子,以供顾锦年随时取暖。

    “白雪却嫌春色晚,故穿庭树作飞花。”

    简简单单念出一首诗词,顾锦年的目光再一次锁定在湖心之中。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一道身影缓缓出现在他身旁。

    是顾老爷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上回看雪的时候,还是五年前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,在爷爷眼中,你还是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曾想到这一次看雪,你已经成为顶天立地之人,背负着苍生命运。”

    “锦年啊,爷爷有时候真觉得就跟做梦一样,咱们顾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一个天纵之才啊。”

    顾老爷子的声音响起,他站在顾锦年身旁,说着一些唏嘘的话。

    “还是舅舅教得好。”

    听着老爷子的话,顾锦年不由微微一笑,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顾老爷子一愣,随后忍不住哈哈大笑,他自然听出顾锦年这句话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若是你舅舅在的话,你这话他能笑十年。”

    “锦年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世间的美景太多了,你在家待的时间已经足够了,若想要出去的话,就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舍不得你,你爹娘也舍不得你,可顾家人是明事理的,知道你孝顺,但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,在家能闷出什么来。”

    顾老爷子开口。

    他这段时间一直发现顾锦年时不时就来看雪,也知道顾锦年纠结什么。

    顾锦年也没有把握能在三年后拯救苍生,所以他留在家里,想要给予陪伴,这样也算是尽了孝心。

    可他更加知道的是,顾锦年不愿意这样做,也不想这样做,他还是想要去为天下苍生做最后的争斗。

    只是百善孝为先,都到了这个时候,若还不陪伴在父母身旁,在家人身旁,多少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而族人也舍不得顾锦年离开,所以在这个时候顾老爷子站出来了,主动让顾锦年离开,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听着老爷子的话,顾锦年也瞬间明白对方的心意。

    他有些感动,只是很多话不用说互相都明白。

    “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孙儿不会给顾家丢人的。”

    顾锦年出声,顾老爷子这番话让他放下了心中最后的羁绊。

    他是想要出去。

    去看一看最后的美景,见一见最后的人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他会踏入时间长河,做最后的斗争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顾老爷子拍了拍顾锦年的肩膀,紧接着又继续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跟你娘说好了,你不用去见她,免得她更难受,直接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在家准备好庆功宴。”

    顾老爷子呲牙一笑,显得随意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顾锦年没有多语,他转身离开,确确实实没有任何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这样是为了笃定自己内心想法。

    随着顾锦年离开,顾老爷子的眼眶忍不住红润起来,嘟囔着一些话语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,当真头也不回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不回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别吃太多苦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还是心疼,而门庭之内,一名中年妇女也静静地看着顾锦年的离开。

    是顾锦年的母亲,虽然老爷子交代了几遍,可她还是忍不住出来偷偷看望顾锦年,只不过她没有出来,知道这样做反而会让顾锦年产生更多的羁绊,并非是在帮助顾锦年。

    顾锦年离开了。

    但他并没有消失在大夏京都,而是朝着西北街道走去。

    大约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一处书斋外。

    顾锦年的身影缓缓出现。

    这是文心书斋。

    去年的时候,因为顾锦年成圣,文心书斋的地位不弱于大夏书院,毕竟文心书斋拿着顾锦年的名号,就足矣吸引无数读书人前来了。

    整个大夏京都不知道多少权贵想让自己家后人来文心书斋。

    起步也至少是王爷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真没有资格入内。

    只不过,因大世崩灭,文心书斋也冷清了诸多,毕竟再过三年大世都要灭了,有几个人有心思读书?

    而顾锦年的到来,惊动书斋门的侍卫,在顾锦年平静的眼神下,这些侍卫不敢声张,但眼神当中充满着激动。

    这很正常,毕竟顾锦年如今乃是天下第一人,在世人眼中甚至超越了天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故地重游,不要惊扰他人。”

    留下这句话,顾锦年独自走进文心书斋内,他来到池畔旁,一切的一切,或许都是从这里开始的。

    文心书斋池旁,大雪覆盖,早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冰,立身在此,顾锦年静静待了半个时辰,最后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的确没有惊动任何人,不过书斋内有夫子知晓顾锦年来了,想要上前去见一见,可最终因内心的敬畏以及被人阻拦,故而没有什么其他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从文心书斋离开后,顾锦年去了一趟杨开府内,他在一次见到杨寒柔。

    有好几年未曾见过,杨寒柔已经从当初那个稚嫩少女变得成熟许多了,她还没有婚配,按理说到了这个年龄,应当要嫁出去。

    再见时,杨寒柔有些惊慌失措,似乎没有想到会见到顾锦年。

    她躲进了闺房之中,不敢见人一般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顾锦年不由一笑,不过他没有与杨寒柔说什么,而是与杨开简单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没耽误太久。

    顾锦年就要离去,不过离别的时候,顾锦年还是来到杨寒柔闺房之外。

    “寒柔妹妹,哥哥我就要走了,真就不做个告别吗?”

    顾锦年的语气很轻松,甚至略带打趣的询问杨寒柔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闺房内毫无动静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顾锦年不多语,他面色平静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只是当顾锦年刚刚转身时,房门打开的声音响起,很快伴随着杨寒柔的声音出现。

    “要平安回来。”

    她脸色有些涨红,也略显急促,明明有很多话想要说,可最终只能说出这样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顾锦年露出笑容,没有回首,只是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离开杨府。

    顾锦年直奔皇宫内。

    养心殿当中。

    永盛大帝正在观看奏折,也就在此时,顾锦年的声音忽然响起,惊了他一跳。

    “老舅,怎么还天天看奏折啊,就不能给年轻人点机会吗?”

    “太子等伱这个位置等了多少年。”

    “这天下岂有六十年的太子?”

    随着这声音落下,永盛大帝吐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吓我一跳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谁,你小子来都不跟我说声?”

    永盛大帝有些没好气。

    “我要走了,老舅。”

    顾锦年开口道,神色平静。

    “恩,好。”

    让人惊讶的是,永盛大帝竟然表现最为平静。

    “就这啊?”

    顾锦年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?还要生离死别吗?”

    “锦年,你又不是孩童。”

    “你老舅回首一生,经历了多少生离死别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跟我一起造反的人,谁的命不是命,那些死在战场上的将士,谁的命不是命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觉得,这世间上最不值钱的就是命,每个人的命都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无非身份高低,可在生死面前,都有自己想要守护的人,也都有自己不想死的执念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锦年啊。”

    “听老舅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想太多,往好的地方说,你是多愁善感,往不好的地方说,你就是有点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跟女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永盛大帝开口,语气显得很平静,他阐述着一种新的道理给顾锦年听。

    “老舅,你现在可真像一位皇帝了。”

    “受教了。”

    顾锦年收敛面上的笑容,他很认真,认可这番话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的意思,老舅以前就不像皇帝?”

    永盛大帝有些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像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老舅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顾锦年起身,他要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禅让大典下个月举行,让太子登基。”

    永盛大帝出声,在顾锦年临走时说了一句,大夏要换皇帝了。

    “恩,看情况我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顾锦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说完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走了,不再说一句?”

    关键时刻,永盛大帝还是忍不住出声,毕竟是自己的外甥,哪里有不心疼的道理,刚才的话虽是实话,可永盛大帝也关心自己这个外甥啊。

    “那就再说一句。”

    “老舅,祝你福如东海。”

    顾锦年挥了挥手,说完这话,就彻底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福如东海?”

    永盛大帝稍稍一愣,随后忍不住笑出声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没变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没有多语,只是继续审批着奏折。

    如此。

    这一日,顾锦年将一些好友全部邀约出来,他在京都最有名的酒楼设宴,与诸多好友饮酒作乐。

    王富贵,江叶舟,顾锦年还把太孙一同叫来。

    书院的朋友一一前来,顾锦年喝的很尽兴,同时也不忘叮嘱李基,未来就是太子了,要如何治理国家,以民为主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一直到了翌日清晨,金阳高照之时,顾锦年来到大夏书院,见到了苏文景。

    没有多说什么,文景先生提议对弈一局。

    顾锦年答应下来了。

    棋局结果是顾锦年败了,对于这一点,苏文景没有丝毫觉得不妥。

    棋局下完。

    顾锦年也正式离开了大夏京都。

    离开大夏京都。

    顾锦年踏上一个人的旅行。

    他有些漫无目的,没有一定要去什么地方,也没有说一定不去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走到哪里就在那里休息。

    累了就休息,渴了就喝山泉,困了就睡,饿了就吃,没有什么太多执念。

    如此。

    时间荏苒,一年的时间,转眼流逝。

    这一年的时间,顾锦年去了大夏王朝诸多地方。

    顾锦年去过江宁府,回忆起那场洪灾,即便今时今日,也有一些百姓后怕。

    也去过白鹭府,为那些死去的孩童上了一炷香。

    他去过诸多地方,踏遍山河。

    看到过初晨,温和美妙。

    见过午阳,炽烈璀璨。

    注视过黄昏,夕阳西下,天边似火。

    也安静独享过深夜,漫天繁星,有道不出的美。

    这一年来,顾锦年彻彻底底化凡,他没有暴露出自己的身份,以真正的平常心去面对这一切。

    这些年所见所遇,顾锦年重新走了一遍。

    再次走一遍,亦有不同的体悟。

    他做了诸多反思,将过往种种的错误全部反思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一年结束。

    顾锦年离开了大夏王朝,开始周游列国。

    不过顾锦年第一时间去了玲珑仙宫,与瑶池仙子见了一面。

    再度相逢,瑶池仙子亦有说不出的情愫。

    她喜欢顾锦年,这是毋庸置疑的,毕竟瑶池仙子没有道理不喜欢顾锦年,无论是相貌还是性格,亦或者所作所为,顾锦年几乎做到了所有女子都喜欢的程度。

    此番前来,顾锦年很低调,瑶池仙子都没有想到顾锦年会来找自己。

    两人相见,在宫殿之中,谈论了许久。

    足足三天之后,顾锦年从宫内离开,与瑶池仙子的道别更加意味深长,顾锦年无声离开,而瑶池仙子则忍不住出声。

    “等你回来,我去找你,好吗?”

    这是瑶池仙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或许有其他含义,顾锦年依旧是没有回首,只是挥了挥手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给予了回答,而后独自一人继续踏上前行的路。

    与瑶池仙子告别后,顾锦年直接前往青丘,去见清浅仙子。

    来到青丘山。

    顾锦年还来不及与清浅开口,后者便直接拥抱上来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言语。

    当见到顾锦年的那一刻,清浅仙子便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,这让顾锦年有些沉默。

    而后者紧紧抱着顾锦年,美目当中含着泪光。

    她之前被囚禁在青丘山内,神族神子前来联姻,如若不是顾锦年诛灭万族,只怕她现在还是被困。

    解困之后,她第一时间想要去找顾锦年,可得知顾锦年的使命,她没有去惊扰顾锦年。

    只是在青丘山内为顾锦年祈福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当顾锦年出现的这一刻,她无法抑制自己的情感,拥抱而来,因为一切的言语,都无法阐述她的心情与爱意。

    “清浅仙子。”

    顾锦年有些僵硬,他强行露出笑容,想要说什么时,清浅仙子没有说一句话,只是将头埋入顾锦年怀中,身子轻微抽搐着,她在压抑情绪,眼泪忍不住落下。

    感受到对方不一样的情感。

    顾锦年没有多说什么了,反而十分释怀,将清浅仙子抱入怀中。

    对比瑶池仙子的不同。

    清浅仙子很直接,也表明了一切心意,顾锦年的确不好女色,但他也是需要感情。

    当这一份感情出现的时候,一切就显得顺其自然了。

    两人没有多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就是拥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许久许久之后。

    这才缓缓分开。

    这一次,是整整七天,顾锦年与清浅仙子畅聊了七天,这七天内,大多数的时候,顾锦年是聆听者。

    听着清浅仙子述说自己的过去。

    也听着清浅仙子对自己的爱意。

    “你愿意带着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吵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静静的跟在你身后,我不想与你分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你,一分一秒都不想要离开你。”

    这是清浅仙子表达的意思,她想要跟着顾锦年,对顾锦年的爱意,超越一切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。

    顾锦年微微一笑,揉了揉她的脑袋,而后清浅仙子便昏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并非是不愿意。

    而是他不能带着清浅仙子。

    “等我从时间长河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带着你的。”

    顾锦年在清浅仙子耳边呢喃,说完此话,他离开了。

    到最后,顾锦年继续踏上一个人的旅途。

    如此,又是一年的时间过去。

    距离三年,也就差最后一年了。

    第三年。

    顾锦年找了一处安静的地方,没有继续走了,也不想继续走了。

    他见到太多事情。

    也听到太多故事。

    该走的路走完了。

    该看的美景也看完了。

    剩下一年的时光,顾锦年在一处山洞内,每日就是看日起日落,没有任何其他异常。

    如枯木一般。

    亦如古石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足足十个月后。

    当期限还剩下最后两个月时,顾锦年动了。

    他起身。

    朝着西周山走去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,西周山之主依旧不见,顾锦年没有强求。

    但他留下了一份信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得到了回应后,顾锦年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最终离开西周山。

    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。

    一座大山之巅。

    顾锦年面色平静,但很快一缕缕金色光芒飘来。

    时间长河,出现在顾锦年面前。

    轰轰轰。

    刹那间。

    大世震颤。

    时间长河显露了。

    一缕缕金色光芒出现,汇聚成一条河流。

    时间长河的出现,瞬间引起举世瞩目。

    天穹之上,上居圣人,轩辕王等人也在时刻关注,他们被束缚了手脚,被封锁着,就等着三年后顾锦年失败。

    却不曾想到,顾锦年竟然提前凝聚出时间长河。

    这还真是令人意想不到啊。

    当时间长河出现,人们的心情有些沉重,生死可能就看这一次了。

    面对着时间长河。

    顾锦年显得很平静,他没有任何犹豫,直接踏入长河之中。

    金色长河贯穿天地,在世人眼中显得神圣无比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九重天之上。

    五十道身影浮现,是五十天道之主。

    他们注视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进行意志交流。

    “他能成功吗?”

    有天道之主的意志响起。

    “能否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下一刻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有意志回应。

    在别人看来,顾锦年进入时间长河,只需要一瞬间就会出现。

    而对顾锦年来说,他踏入其中,可能会经历无数岁月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随着意志落下。

    顾锦年的身影从时间长河走出来了。

    世人惊讶,没想到这么快就出了结果?

    山巅之上。

    从时间长河走出的顾锦年,眼神灰败。

    他刚才踏入时间长河,历经九世,最终失败在了第九世。

    他经历了九世轮回,他的目光之中,充满着沧桑。

    但他终究败了。

    没有领悟真正的圣道,若不是体内有印记保护,只怕要沉沦时间长河之中。

    “他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恐怖的意志响起,昭告天下,顾锦年败了。

    刹那间,大世苍生心情低沉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而顾锦年没有多语,他盘腿而坐,细细感悟这九世轮回。

    如此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半个月过去。

    时间长河没有消散。

    顾锦年重新踏入长河之中。

    这是第二次挑战。

    人们为他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亦显得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但第二次的结果,更加残酷。

    顾锦年这一次死在了第一世,差一点彻底沉沦。

    这万幸是拥有圣人印记,若不然的话,顾锦年已经死了第二次了。

    这次失败,顾锦年再度闭关半个月。

    第三次。

    距离三年之约,还有最后一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第三次,效果很好,顾锦年历经了十二世,但依旧败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顾锦年没有选择顿悟,他很直接,选择第四次挑战。

    第四次,历经二十四世。

    直到第五次,顾锦年历经三十六世。

    但最终结果都是失败。

    一连续五次,顾锦年用掉了五次机会,下一次若沉沦的话,就是死。

    “锦年。”

    “休息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太拼了。”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苏文景的声音响起,他看得出来,顾锦年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眼下五次机会都用光了。

    若是顾锦年还这样下去的话,很容易真正沉沦,到了那个时候,当真是神仙来了也没用。

    听到苏文景之声,顾锦年不由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也意识到自己急了。

    可时间的确不足。

    山巅之上,顾锦年沉默。

    他望着时间长河,内心也在犹豫。

    他想要一鼓作气。

    但苏文景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犹豫过三。

    顾锦年最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还请山主出手。”

    他出声,显得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人们好奇,不过想到之前顾锦年去了一趟西周山,不知去做了什么,眼下人们明白,估计是达成了某种协议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西周山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下一刻,淡淡的紫色花粉物飘散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很快,无数人有些昏昏沉沉,他们的意识沉沦,彻底睡下。

    这花粉很恐怖,饶是圣人也承受不住,苏文景等人也有些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“锦年,你这是?”

    苏文景有些惊奇,忍不住询问顾锦年。

    “我无法改变大世结果,但可以让大世苍生不会受太多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若当真失败了,不要怪我。”

    顾锦年开口,这就是他与西周山之主相约的事情,他要让大世苍生昏睡过去,在梦中有新的希望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回答。

    苏文景沉默。

    但他实在无法抵抗这种困意,终究缓缓睡下。

    如此。

    大世沉默。

    顾锦年开始明悟时间长河内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他在时间长河之中,成为过帝王,也当过夫子,是武者,亦是修仙士。

    各种身份顾锦年都经历过。

    但想要明悟最终的圣人之道,太难了。

    他迟迟没有顿悟。

    甚至都没有理解。

    “不破不立。”

    “破而后立。”

    喃喃自语之声响起,在这一刻,顾锦年踏入最后一次。

    这一次若是败了。

    就彻底败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饶是五十天道之主,也不由显得沉默,他们观望着顾锦年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。

    顾锦年没有立刻出现。

    显得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但想到这是顾锦年放手一搏,有些异样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大约半刻钟后。

    时间长河突然涌动。

    五十天道之主皆然将目光看去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吗?”

    有意志响起。

    但很快,他们眼神当中出现失望。

    只是还不等他们给予任何结论时。

    时间长河突然收缩,一点一点消散。

    “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有意志响起。

    顾锦年彻底沉沦在时间长河之中。

    的确。

    大世瞬间灰暗。

    时间长河也逐渐消散了。

    失败了。

    最终还是没有出现奇迹。

    的确。

    在时间长河之中。

    顾锦年的意识确实在沉沦。

    第六次踏入时间长河。

    这一次,顾锦年经历了原主的一世。

    溺水之后,被各种人瞧不起,故而玩物丧志,成为国公府的耻辱,也成为了大夏王朝的笑话。

    最终随着国公老爷子逝去,国公府瞬间败落下来,而原主的人生更加灰暗。

    娶妻生子,贪图享乐,不过六十岁便死去。

    这就是原本顾锦年应该有的人生,但因为自己的到来,从而改变。

    而在这段人生当中,顾锦年遭遇了大劫。

    他沉沦下来,分不清现实与真实。

    他的意志在沉沦。

    一点一点被侵蚀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意识被侵蚀,天地也产生了巨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咔咔咔咔咔。

    天地扭曲,日月无光,永夜降临,遮天盖地,大破灭开始了。

    世间凋零。

    只是就在顾锦年意识彻底沉沦之时。

    一束恐怖的光芒自山巅当中释放而出。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金色的时间长河再度出现。

    五十尊天道之主瞬间色变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为何还有异象?”

    “有变数吗?”

    惊人的声音响起,他们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还有变数。

    “为天地立心。”

    “为生民立命。”

    “为往圣继绝学。”

    “为万世开太平。”

    天地之音响起,是顾锦年的声音,时间长河重现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自长河之中走出。

    是顾锦年的身影。

    在意识最为沉沦之时。

    这道声音在他脑海当中浮现。

    将他自无尽沉沦中拉起。

    圣道之法。

    顾锦年早就知道,只是他一直忽略了。

    被时间压制。

    被大势压迫。

    而今,他明悟真正的天命圣人之道。

    扭曲的世界,在这一刻绽放无穷光芒,时间长河之中,一尊尊身影出现。

    这些身影,皆是古今往来的读书人,亦是古今往来的英杰,他们站在时间长河,带着无尽霞光。

    为首便是孔圣,他履行了当年的承诺,待顾锦年成为天命圣人时。

    他将带着诸圣贤前来祝贺顾锦年。

    万万之道的身影出现,他们都在历史长河之中出现过,在某一段历史当中,他们也有璀璨的辉煌。

    而今,他们将自己刹那的辉煌,化作一束光,照亮整个天地。

    顾锦年的身影出现。

    一道无与伦比的印记在他头顶之上。

    这是天命圣印。

    上居圣人,轩辕王,四海龙王这些强者看到这一幕后,一个个露出不可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“他真的成功了?”

    “可恨啊。”

    他们怒吼,不甘心,真的不甘心,在关键时刻,顾锦年居然又一次的成功了。

    亿万万道霞光自顾锦年体内扩散而出。

    古老的诵经声传递宇宙大世。

    无穷异象诞生,祥瑞无尽。

    天花乱坠,唤醒沉睡的世人。

    整个宇宙的星辰都在摇晃,绽放光芒。

    九重天之上,当世天道露出笑容,他伸出手来,原本已经腐朽的大道青莲,在这一刻仿佛得到一股神秘力量洗涤一般。

    所有的黑暗全部被清除,上清之气弥漫,浊气被全部洗涤干净。

    “天地有正气,杂然赋流形。下则为河岳,上则为日星。於人曰浩然,沛乎塞苍冥。”

    古老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顾锦年诵念着正气歌。

    他不需要什么经文,因为这一刻他彻底明白正气歌的含义。

    天地之间,需要正气。

    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正气,只有将心中的善念保存,不需要去做什么,也不用去说什么,人人皆有浩然正气。

    他诵念着正气歌,以圣人的意志,传递给大世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一道道上清之气诞生,将浊气洗涤。

    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瞬间晴朗无比。

    那些不详,黑暗,腐朽,彻彻底底泯灭了。

    咚。

    下一刻,顾锦年缓缓抬起手来,抹去上古五族的痕迹。

    一朵朵青莲自天穹而坠。

    他成为了天命圣人,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,五族在他眼中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而随着大世洗涤。

    诸天道之主也纷纷显身,他们出现在顾锦年面前,朝着顾锦年深深一拜。

    不需要说什么,到了他们这个程度,只在乎结果。

    他们不在乎过程是怎样的。

    也不需要知道顾锦年为何能成圣,对他们而言,顾锦年赢了,他们也乐意看到。

    顾锦年回之以礼。

    而后望着大世,平静出声。

    “吾为顾锦年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,开万世之太平。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。

    刹那间,无穷神光落入山川之中,没入苍生体内。

    再无饥荒,再无病痛。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完本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就不另开完本感言了。

    直接在这里说吧。

    第一,大夏文圣的故事结束了,没写好是必然的,但整体的故事就是这样,因为上本书的原因,所以不会悲剧收场,然后关于完本,要么就是扯一个大敌人,要么就是写一个设定,主角击杀了大敌人,或者是解决了这个麻烦。

    大致就是这两种方式完本。

    节奏加快了很多,其实大家也不想被这样拖着,尤其是目前订阅的读者老爷们,大多数就是想要看个完结,然后走人。

    唉,有些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儒道文最大的问题就是【基调】,这个基调就是: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。

    顾锦年成圣,其实就应该没了,上本书也是这样,这本书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但因为写长篇的执念,我反而搞错了其次,我把传统仙侠的设定拉进来了,大夏文圣应该是【王朝儒道文】,但我非要写成不伦不类的【王朝修仙争霸文】,错就错在这一点。

    因为想要写三百万字,四百万字,按理说如果围绕‘王朝’内部去写,三百万字绰绰有余,四百万字其实在之前的故事放慢节奏,也能做到。

    可因为仙侠的原因,所以总想着用‘天命’这个点去做一些不应该做的剧情。

    然后越写越烂,越写越差。

    到后期更是摆烂。

    但后期摆烂的原因,主要是两个,一个是真的有些写不下去了,写起来就感觉浑身难受,因为根本就不好看。

    没有之前写的那种畅快淋漓,写出来的东西,狗屁不通,纯纯垃圾。

    对自己是折磨,对大家来说也是折磨。

    不过写了两本儒道文,也学到了蛮多东西,尤其是大夏。

    如果再让我写同类型的,应该是可以超越大夏,不过下本书百分之九十五的概率,应该是不会写同类型的了。

    有自信能超越大夏的成绩,但超不了太多,意义不大。

    对我而言,写作的意义,应该是不断超越自己。

    扑街了也认。

    至于下本书写什么,不清楚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二月份开新书吧,好好休息一个月。

    感谢各位读者的不离不弃。

    也实在是对不起每一位衣食父母。

    又一次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我的错。

    愧对诸位。

    实在是愧疚。

    然后大夏文圣应该还是有番外的。

    暂定【时间长河】,具体看情况写,争取把大魏的番外写出来吧。

    拖了蛮久的。

    实在抱歉。

    新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kbookz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