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书屋 > 修真小说 > 大夏文圣 > 第二百三十一章:神王之子,神话体质,海族脱困,宁王称帝【求月票】
最新网址:www.kbookzw.com
    中洲境。

    群山之中。

    神洲大陆。

    五大区域,中洲境地最为辽阔。

    整个中州有无数传说。

    长云天所在之地,名为坠仙谷,只因数百年前,这片山谷传来恐怖的哭声,绝望惨叫。

    有人推测,这里曾经陨落一尊仙人,临死之前,发出的哭声与惨叫。

    导致坠仙谷数百年都没有人居住,生怕染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。

    而从上空俯瞰,整个坠仙谷也显得极其特殊,地面下沉,看起来无比狰狞,如同蜘蛛网一般,有一些不好的传闻,倒也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上百道身影出现,其中不缺乏修士,武者,儒者,甚至还有魔修与佛修。

    共同的特征便是年轻。

    这些人很年轻。

    皆是大道府的天骄,他们聚集此地,就是为了见传说中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众人安静,之前有交代,不可乱语。

    如此,一直来到一处山谷内。

    树木参天,显得阴森可怕,鬼谷先生停步,神色严肃。

    “诸位。”

    他开口,望着众人。

    听到鬼谷先生开口,众人顿时沉默,将目光齐齐看向他,不知道他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《我有一卷鬼神图录》

    “待会无论遇到什么,看到什么,都不要发出惊恐之声。”

    “尊上不喜欢有人惊扰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咋咋呼呼。”

    他开口道,显得格外严肃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众人纷纷点了点头,明白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得到众人的回答。

    鬼谷先生伸出手来,刹那间一道印记出现在他手中。

    很快,周围景象突然大变,如同人间地狱一般,土地赤红,脚下还有鲜血流淌,天地变色,黑色洞穴出现在众人眼中。

    众人脸色变得有些难看,饶是长云天见惯了大风大浪,也不由神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鬼谷先生开口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直接朝着洞穴之中走去,大道府府主一语不发,直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而众人也没有啰嗦,都跟着大道府府主一路前行。

    就这样。

    众人前行。

    洞穴内,显得更加的阴森可怕,怪石林立,石头上仿佛有筋脉一般,流淌着鲜血,看起来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如此。

    大约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终于抵达了终点。

    抵达终点,是一个巨大的窟窿,窟窿之中满是猩红色的岩浆,但不确定是不是人血,一股难以言说的气味弥漫。

    “后世人鬼谷,拜见祖上。”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鬼谷先生跪在地上,行大礼朝拜,随后他抬起手来,逼出一点点血液,没入岩浆之中。

    众人与鬼谷先生相隔二十步,而随着鬼谷先生滴下鲜血,岩浆翻滚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一道由岩浆包裹的身影出现,出现在洞穴之中。

    “见过祖上。”

    看到身影出现,鬼谷先生显得毕恭毕敬,他没有半点不恭,跪在地上,丝毫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但大道府等人,却沉默不语,皆然望着这道身影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并没有感到什么压制,也没有感到什么恐怖,只是觉得怪异,自然不可能下跪。

    似乎是感受到大道府等人的轻视,被岩浆包裹的人影,缓缓投来了诡异的目光。

    刹那间。

    一股极其恐怖的气息弥漫。

    这种气息,让他们感到了恐怖,感到了不安,还有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畏惧与震颤。

    就好像一条真龙出现在众人面前一般,而自己渺小如蝼蚁一般。

    滔天的气息,又如同神山一般,压在他们肩膀上,让他们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只是一眼。

    大道府所有人都不敢多语,心中的轻视荡然无存,一个个跪倒在地,拜见此人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然而,一朵朵血花迸裂,这些大道府的天骄,被当场一个个诛杀,化作一团团血雾。

    “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鬼谷先生,你设计?”

    刹那间,大道府府主凝聚法力,想要出手解救自己的学生。

    然而,熔岩内的身影只是轻轻抬手,刹那间大道府府主便不得动弹。

    砰砰砰。

    几十道血花迸裂绽放,代表着几十人死在这里,最终活下来的人只有两人,长云天,大道府府主。

    而他们两人脸色变得无比难看,眼神当中更惊恐万分,甚至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会发生这样的事情,这趟他们过来,是为了见大人物,却没想到这个大人物,直接将他们的人,杀了一半,这也太凶残了吧?

    “安静。”

    鬼谷先生开口,望着大道府府主,眼神当中是冷意。

    大道府府主沉默不语,不是他不想出手,而是他出不了手,只能坐以待毙,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,他没有带所有人过来,还有一部分天才,躲在大道府内,不算全军覆没,而且他也留下言语,若他们回不去,也必然会找鬼谷先生麻烦。

    看着只剩下的两人。

    被熔浆包裹的身影出声了。

    “天地气运,皆然有数,任你举世无双,风华绝代,惊艳古今往来一切,到头来还是被天地算计,没有气运,你的资质即便是再妖孽,也妄想打破禁锢。”

    他开口,说着一段二人根本就听不明白的话。

    然而,下一刻。

    他一挥手,将一团团血气之中的白色光芒,注入大道府府主和长云天体内。

    包括血雾。

    两人皱眉,只是下一刻,他们面容狰狞,仿佛无比的痛苦,肉身也在一点一点消散。

    到最后,他们二人的肉身消散,取而代之,剩下两团光芒。

    但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恐怖的气息弥漫而出,两道身影重新出现在这里,是大道府府主和长云天两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们再度出现,肉身已经完成了巨大的蜕变,无论是气息还是实力,都得到了巨大的提升。

    六境巅峰。

    这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两人再度出现后,眼神之中也充满着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大道府府主原本就是六境巅峰,但他很难突破到七境,除非也能得到星辰古树这种东西,可现在他发现自己被伐毛洗髓了一遍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,他感觉自己曾经没有打好的基础,现在完全打好了,根基雄厚可怕,虽然境界上没有太大的提升,可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自信。

    他相信,即便不依靠星辰古树,十年之内,自己完全可以突破到第七境,更何况现在大世之争,天命降临,随便得到一些好的天材地宝,他就能突破自身。

    很快他察觉到原因,自己的体质,得到了巨大的改善,是某一种强大的体质,好处无限。

    这让他无比的震撼,也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至于长云天,他儒道乃是大儒境,第五境,至于武道,才不过第四境,神通境罢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,自身的实力,已经达到六境巅峰,这简直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两人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这道身影,但回过神后,二人直接跪倒在地,激动万分。

    “多谢尊上。”

    二人无比喜悦,至于死了多少人,他们不在乎,自身得到蜕变,这才是完美。

    听到二人的声音,被熔浆包裹的人影,没有半点得意。

    而是指向大道府府主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体内有上古人族之血,这一次本尊以掠天大神通,为你伐毛洗髓,改善肉身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的肉身,乃是上古体质,名为真龙宝体,而且是纯血真龙宝体,只要你勤练武道,五年之内,你必然可踏入第七境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现在天命降临,大世之争,你只要获得任何一株七境天材地宝,你便可直接突破第七境。”

    他开口,声音毫无情感,随后又看向长云天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上古体质,但你本身体内就蕴含着一缕太阴宝体,本尊为你改善,激活了你的太阴宝体,再加上这些人的气运与修为。”

    “使你直接抵达第七境。”

    “这便是掠天术,你们明白吗?”

    他开口,道出他们二人为何突然蜕变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二人还是有些云里雾里,有些不解,大致能听明白,可细究的话,还是不懂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鬼谷先生的声音不由响起。

    “上古时代,一切众生划分三六九等,而划分的根本,就是体质。”

    “每一种生灵都拥有强大的体魄,一共划为五体,神话体质,传说体质,帝体,王体,还有宝体。”

    “其中又分纯血和非纯血,纯血的意思,便代表着已经完全激活体质底蕴,而非纯血就意味着没有完全激活。”

    “宝体之下,皆是杂体。”

    “中古时代,世人将体质划分为圣体,灵体和凡体,可在上古时代,这些体质都是杂体,一点作用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因天地大变,这种杂体反而能适应蜕变的天地,所以营造出强大。”

    鬼谷先生出声,道出体质的划分。

    神话,传说,帝体,王体,宝体,五大体质,再分纯血与非纯血。

    二人听后,顿时明悟,但内心依旧充满着不可思议,他们才不过是宝体,就已经抵达六境巅峰,这要是王体,或者是帝体,甚至是传说中的体质,或神话体质,那该多强啊?

    被熔浆包裹的身影,似乎猜到二人心中所想,当下不由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多想。”

    “抵达七境,则可蜕变王体,无论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帝体,万年罕见,上古时代,也只有天骄才能拥有帝体,而且必须要抵达第七境,不抵达第七境的话,根本不可能觉醒帝体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传说体质以及神话体质,古今往来罕见,一个时代,或许只有一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这世间一共有九大传说体质,至于神话体质,可能真的只是神话,唯有成仙,才能接触到。”

    他开口,让二人制止乱七八糟的念头。

    神话,就是神话,万古罕见。

    传说,也只有在古今往来可以寻觅到一两个,五大上古种族,都有一种传承下来,可想要激活传说体质的能力,就必须要抵达第七境,才能获得好处。

    换句话来说,即便某个人拥有神话体质,亦或者传说体质,也不一定是好事,前期的时候,不会带来任何好处,因为只有到了第七境,这种体质才能发挥其中部分作用。

    同样,无论是任何体质,哪怕真的是凡胎肉体,只要抵达第七境,就一定会蜕变成王体。

    换句话来说,在他们这种人眼中看来,宝体只是一个起步,王体才能与他们平起平坐,帝体则是他们之中的天骄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。”

    大道府府主跪在地上,重重地磕了个头,他不管什么王体不王体,只要自己能变强,一切好说。

    长云天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直接抵达六境巅峰,这种感觉当真爽啊。

    不过,长云天还是有些不解,忍不住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敢问前辈,何为掠天术?”

    他有些好奇,询问对方。

    “不可乱问。”

    刹那间,鬼谷先生直接出声,目光冰冷地看向长云天,似乎这掠天术乃是禁忌一般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长云天瞬间瑟瑟发抖,不敢多语,生怕惹怒对方,被直接抹杀。

    可后者没有愤怒,而是平静无比道。

    “掠天术。”

    “乃是上古时代,第一神术。”

    “通过击杀当世天骄,可掠夺对方的气运,以及神通修为。”

    “方才,本尊击杀你们的朋友,并不是他们招惹本尊,而是将他们的气运修为,全部加持在你们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如若不这样做的话,你们二人岂能抵达现在的境界?”

    他开口,道出掠天术的能力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二人心中不由震撼连连,虽然他们有所猜疑,但得到实际的回答,还是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同时他们也明白,上古时代为何会落寞了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神通在,上古岂能不乱?

    靠杀别人就可以让自己变强,这变强成本的确极低。

    甚至说低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我族即将复苏,如今你们二人也已得到好处,大世之争,尽快获取好处,蜕变自身,抵达第七境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的争斗,无非是一群蝼蚁的争斗,等到未来,才是真正的恐怖。”

    他开口,提醒二人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两人立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但大道府府主不由出声。

    “敢问尊上,有诸位尊上在,还有什么大难?”

    他有些好奇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等乃是上古人族,可还有上古海族,妖族,魔族,以及神族,上古时代我等与他们交手过无数次。”

    “这四大族很强,不过魔族的实力最弱,被联合镇压过两次,最大的敌人,是海族,其次便是神族。”

    “眼下,这次大世之争,想要赢过他们,就必须要早些复苏。”

    “一但快他们一步,我等可以在一瞬间,掠夺一切资源,到时候即便他们复苏了,其下场就是被碾杀。”

    他开口,言语当中就是自信。

    五大族都在自我封印,也因为天地的原因,而今想要复苏,必须要一定的条件。

    条件允许,谁先出来的早,谁就能抢占先机,在未来步步为赢。

    大道府府主点了点头,算是彻底明白。

    不过长云天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尊上,若上古时代彻底灭绝,孔圣后人,为何可以一直传承下来?”

    长云天有一件事情搞不明白。

    上古时代,万族争霸,存活下来五大族,而这五族,皆然自封,为什么孔圣后人还在世,而他们算不算上古人族?

    听到这话,后者没有开口,反倒是鬼谷先生出声。

    “上古时代,修行过掠天术者,都会被天地记下。”

    “同时,七大体系之中,唯有儒道最为特殊,这是上古时期诞生的体系,没有法力。”

    “简单与你说,你现在是六境巅峰境界,你打不过儒道圣人,这合情合理,可只要你不做违背天地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亦或者是说,你做的事情,不被圣人发现,那么圣人无法调控天地之力针对你,他也奈何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若是等你抵达第七境以后,你便可以与圣人平起平坐,这就是武道亦或者仙道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而儒道,必须要顺从天地之意,是有限制的,除非获得天命,成为天命圣人,不然的话,圣人有极大的缺陷。”

    “仙道,佛道,术道,剑道,妖魔道,武道,则完全不同,不受天地约束,想做什么,就可以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如此,儒道不被天地算计,无需自封。”

    “儒道一脉,除了书籍文章之外,没有任何传承,不像武道,可以血脉传承,有体质传承。”

    “故此,孔府虽然传递七十多代,可他们虽然知道上古时代的事情,然而随着几万年过去,很多事情都被遗忘,再加上孔府也不是一路一帆风顺,也曾差点经历断层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顾锦年要是再狠一点,孔家不是又要经历断层吗?”

    鬼谷先生开口,解答了孔府是否上古人族的缘由。

    换句话来说,当初上古时代虽然发生了大绝灭的事情,可不代表所有人都死光了,活下来的人,分两种。

    一种是自身活下来了,自然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另外一种是种族活下来了,子子孙孙,繁衍而下,可这种意义不大。

    类似于孔圣的后人,他们活下来了,但是父传子,子传孙的活下来,是生命的传承,而不是其他传承。

    而天地大变之后,天地灵气,一代不如一代,所以即便传承下来了,新生儿就适应了天地,根本算不上是上古人族。

    非要说的话,就是他们拥有上古人族的血脉,可按照这个逻辑,很多人都拥有上古人族的血脉。

    但这群上古人族,根本不认可,甚至是完全不认可。

    相隔几万年的血脉,还能叫做血脉吗?

    更主要的是,这些活到现在的种族,他们在上古时代,很有可能就是最底层的存在,那个时候也瞧不起,更何况现在?

    听完鬼谷先生所言,二人也算是彻底明悟。

    “请尊上放心,我等必然会为尊上鞍前马后,重铸上古人族之荣光。”

    二人开口,显得异常兴奋,眼神当中也充满着坚定。

    “你们体内,有掠天术的种子,本尊将秘法传给你们二人,尽早抵达第七境。”

    “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他出声,打出两道光芒,没入二人体内,紧接着让两人离开。

    “多谢尊上。”

    二人开口,也不啰嗦,起身离开,他们看得出来,这位尊上似乎还是有事要跟鬼谷先生交流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随着两人离开后。

    鬼谷先生依旧跪拜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不出意外,海族马上要出世了。”

    熔浆包裹的人影开口,他慢慢走到熔岩之中,语气当中充满着担忧。

    “海族?”

    “尊上,那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上古海族若是提前出世,对我等来说,不是一件好事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鬼谷先生不由深吸一口气,有些畏惧。

    五大族内。

    海族数量最多,实力也是最强的存在,他们是海洋霸主,上古大战,海族本身也是最强种族。

    第二便是妖族,妖族的数量也不少,但还在妖族与海族之间仇恨更大,他们都是妖,可一个是海洋妖族,一个是走兽禽羽一族,内部矛盾更大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们的内部矛盾,就不是上古五族这么简单了,而是上古一族。

    第三才是上古人族,数量实力都是属于均衡,但人族有武、佛、道、术、剑,拥有智慧,才能排列第三。

    第四则是神族,神族之所以排第四,最大的原因就是数量,上古大战结束后,神族的数量,最多三千,但这三千神族,每一个都与众不同,上古时期,神族的数量也不过三万,若是再翻十倍,整个妖族也打不过一个神族。

    第五就是魔族,这个魔,不是修炼成魔,而是怨气,恨意,杀意,怒意,这些天地怨气所化的妖魔,他们喜欢制造战乱,杀戮。

    上古时代,万族厮杀,魔族得到巨大的提升,差一点魔族得逞,成为天命者,好在的是,其余四大族联手镇压魔族两次,最后一次更是配合天地意志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魔族排名最后,因为剩下的魔族,数量不比神族多,甚至比神族还要惨烈无数倍,说只剩下不到一百个魔头,他们都信。

    如今,听到海族要提前一步复活,鬼谷先生自然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“五族自封,都被神族算计,我人族若是想要摆脱封印的话,则需要上古人族之血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间接性削弱我等的实力,可神族没有想到的是,我等可以淬炼血液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年前,让你寻来各种血液,大夏子民的血,最接近我上古人族之血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再屠杀五十万大夏人族之血,就可以解决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或者让中洲进攻南蛮,造就无量杀孽,也可以让我等尽快脱身。”

    “海族虽提前一步出世,但最多是年轻一代的出世,四大龙宫之首肯定无法脱困。”

    “年轻一代的海族出世,也翻不起什么浪花,只需要限制他们即可,他们想要找到龙珠,从而使龙宫解困。”

    “限制这点就行。”

    他出声,语气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。”

    鬼谷先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同时,他看向后者,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尊上,那敢问顾锦年该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“他已经成为儒道圣人。”

    “如若得罪他,很多事情,只怕就不好施展开了。”

    鬼谷先生开口,询问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能在这种时代,成为圣人,的确很了不起,无论是天赋还是资质,都是一等一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他还是大夏百姓,就意味着他体内也有我上古人族的血脉。”

    “招降他,给他一个机会,让他融入我等,若他愿意诏安,赐他一等人族。”

    他开口,提到顾锦年,还是有些欣赏,毕竟能在这个时代,成为圣人,这本身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。

    是这个时代的佼佼者,几乎没有之一,这样的存在,若是直接打压,这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“一等人族?”

    “这赏赐未免太高了吧?”

    鬼谷先生忍不住开口,他是上古人族的后代,如同孔圣后代一般,一代代传到他这里。

    而他,也不过是三等人族,若是按照上古人族的划分。

    未来大世,上古人族出世之后,也会将天下人族分为九等,一等至高,九等为奴,而他们这种则是王族,统御天下人族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们的计划与安排。

    鬼谷先生忙前忙后,也才不过得到了三等人族的身份,等上古人族彻底出世之后,他才能晋升二等人族。

    可顾锦年直接得到一等人族之称,他自然心中充满着不甘。

    感受到了鬼谷先生的情绪,后者平静无比道。

    “你与他不同,你体内有八大王族血脉,未来你的儿孙,有一定概率,成为王族。”

    “而他不一样,他世世代代也是一等人族,除非他体内也有王族血脉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,大世到来,到时一同举霞飞升,高低一点,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他开口,算是安慰对方一句话。

    后者听完,内心虽然还是有些不舒服,但至少话说到这里,他也平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可若是顾锦年不答应呢?”

    他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乃是上古人族,天生不凡,未来大世之战,依旧是我们五族战场。”

    “别看现在外面的人,争抢天材地宝,一个个突破七境,可若是等五族登场,一切都是蝼蚁,连星辰都比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争抢到的宝物,在给我们做嫁妆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你不要这么早去接触顾锦年,海族即将要出世,他们生性傲慢,目中无人。”

    “必然会与当世强者针锋相对,顾锦年也必然会与他们有摩擦,等到那个时候,顾锦年知晓海族强大之后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去寻找顾锦年,唯有知晓世间强者,才能起敬畏之心。”

    “人最蠢的地方,就是不懂畏惧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吗?”

    他继续开口,显得自信满满。

    鬼谷先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记住。”

    “抓紧时间,各大族都要复苏了,其实最让我担心的不是海族,而是神族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只怕早就复苏了。”

    “至少有一个人,一定复苏了,可能就在大世之中。”

    他开口道,提到神族。

    “已经复苏?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吧?”

    “尊上,若是神族复苏,普元山就不可能会被太玄仙宗抢走宝物吧?”

    鬼谷先生出声,普元山的星辰古树,可不是等闲之物,这可是天命宝物,别说他了,就算对于这些上古人族,也是不可多得的宝物。

    如果神族早就复苏,为何不出手?

    “那就证明,神族没有彻底复苏,不过本尊说的一个人,乃是神王之子。”

    “她很恐怖,就是他算计一切,连天地都被他算计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她性格古怪,是神族的骄傲,也是神族最大的伤痛,说实话,若不是他无有争霸之心,其实已经没有中古时代。”

    “早在上古时代,就已经结束一切。”

    他开口道。

    提到了一个很恐怖的存在,是谁没人知道,可却在鬼谷先生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。

    在他心中,这位尊上已经是了不起的存在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这世间还有一个人,能让这位大人,如此忌惮。

    “那他有什么特征吗?”

    “若是属下以后见到,尽量避免。”

    鬼谷先生问道。

    “特征?”

    后者沉默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后,他给予回答。

    “不近女色。”

    “准确点来说,他不允许别人近女色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鬼谷先生皱紧眉头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特征啊?这天底下一大堆人不近女色,太监也不近女色啊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还有什么明确的特征吗?”

    鬼谷先生脸色有些僵硬问道。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抓紧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最晚最晚半年内,一定要解决这些事情,否则,当真要错过黄金大世。”

    对方不多说了。

    很快直接没入熔浆之中。

    “恭送尊上。”

    鬼谷先生继续在地上叩拜,随后起身,走出洞穴之中。

    而随着鬼谷先生走出山洞后。

    熔浆之中,一些声音也逐渐响起。

    “要早点脱困出去,吞噬各国气运。”

    “我人族能否在这次大世之中,完美蜕变,就看什么时候脱困,到时候将诸国气运一个个吞噬,将超越各族。”

    “大夏国运,中洲国运,全部炼化,这几万年来的封印,也值得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充满着冷意。

    而待鬼谷先生走出洞穴后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出现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是长云天与大道府府主的身影。

    再次见到鬼谷先生,二人神色毕恭毕敬,尤其是大道府府主,他心中一切的顾虑,全部被打消,取而代之的便是信任。

    之前,他一直认为鬼谷先生可能是在骗自己,而今看到真正的上古人族,他自然不敢有半点怠慢之心。

    “鬼谷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是在下的不对,多有猜疑,还请鬼谷先生见谅。”

    大道府府主开口,对鬼谷先生无比尊重,希望对方不要记仇。

    “府主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府主之虑,其实老夫明白,换做是老夫,也会有所猜疑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如今两位已经见到我祖上,又得到好处,接下来的事情,可否施行?”

    他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对于这二人,鬼谷先生内心充满着鄙夷,一同前来有上百人,全部死在里面,两人是一点都不难过。

    这些人可是朝夕相处的同门师兄弟,也是大道府府主的学生。

    眼下死在里面,造就二人,一点内疚和悲伤都没有,可谓是无情至极。

    若不是需要他们二人,鬼谷先生都懒得理会。

    “请先生放心,老夫打算待会就与云天,一同前往宁王府,一定会妥善处理此事。”

    大道府府主开口,眼神当中充满着坚定,给予肯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得到这个答复,鬼谷先生倒也满意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等待两位的好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有事,得先行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提醒二位一句,上古海族即将复苏,若是可以的话,要抓紧点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等都是一条船上的人,若是办不好这件事情,未来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鬼谷先生开口,特意提醒一句,随后作揖,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大道府府主也没多说,直接带着长云天离开此地,大约两个时辰后,他们已经来到大夏西境,快到宁王府。

    “云天。”

    “为师总觉得他们根本就不会把我们当做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“未来大世,想要真正出人头地,还是要靠自己去争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,不要太相信他们。”

    大道府府主开口,以仙道之力传音。

    “学生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请先生放心。”

    长云天点了点头,将这句话牢牢记住,同时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老师。

    如此。

    二人来到宁王府。

    没有其他目的,就是希望宁王造反。

    宁王府。

    书房当中。

    宁王端坐在太师椅上,脸上充满着冷意。

    他知道眼前两人深不可测,至少是六境强者,尤其是长云天,他也认识知道。

    可对于他们二人,宁王打心底讨厌,甚至这帮人他都厌恶。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找本王何事?”

    宁王开口,语气充满着冷意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天赐良缘已到。”

    “您称帝的时机来了。”

    面对着宁王冷漠语气,长云天没有感到半点尴尬,相反满脸笑容,前来祝贺宁王。

    “称你娘的帝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宁王的冷声响起,看着长云天直接大骂。

    “大夏天灾结束,江中龙米,养活了整个大夏百姓。”

    “大夏不夜城,日进斗金,为大夏王朝不知道赚了多少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而今,顾锦年与苏文景二人已经成圣,大夏有两位圣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本王说称帝的时机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他娘的是不是把本王当做傻子了?”

    “之前大夏天灾,本来是动手的最好机会,你们让本王不要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好了,木已成舟,永盛皇帝就坐在京都等着本王造反。”

    “还称帝?”

    “你娘要不要来称帝?本王让给你娘坐龙椅。”

    宁王开口,含娘量极高。

    倒也不是他粗鄙,主要是宁王也气啊。

    该出手的时候不出手。

    现在人家顾锦年,苏文景成圣就不说了,大夏王朝粮食充足,百姓安居乐业,自己拿什么造反?

    拿头造反?

    造反是要有理由的,而且也要顺从民意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造反,不是吃饱没事干?

    找死也不能这样找啊。

    这不是害人吗?

    听到这话,长云天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,然而大道府府主却抚了抚胡须,微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可否给老夫半刻钟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若半刻钟内,王爷没有任何想法,老夫立刻离开。”

    他出声,自信满满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宁王冷着脸,虽然心中有气,但们心自问,他还是有想法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无论他怎么想都想不到,自己该怎么造反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此次造反,并不是真正的造反,而是自立为王。”

    “西北二境,外加上边境城池,王爷一声令下,便可控制。”

    “一但控制下来,王爷顺天意,登基称帝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计划,王爷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大道府府主开口,道出这个计划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“自立为王?”

    “然后大夏将士,直接进攻本王?”

    “本王手头上的兵,算上祁林王等等,也不过百万罢了,大夏王朝可是有四百万将士,外加上最近又扩军一百五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拿什么打?”

    宁王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您看这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大道府府主微微一笑,随后取出几块令牌。

    匈奴王令。

    扶罗皇令。

    大金皇令。

    看到这三块令牌,宁王不由皱眉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宁王有些好奇了。

    “只要王爷自立为王。”

    “直接开城�

    �匈奴国骑兵将会直接前来协助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大金王朝与扶罗王朝,也会以调和方式,给予大夏王朝压力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王爷忌惮的两位圣人。”

    “说句实话,王朝更变,本身就是顺从天意,古今往来,有不朽的王朝吗?”

    “圣人之力,也无法奈何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尤其是,王爷若是登基,免除税收,发粮发银,而这些,由大金王朝与扶罗王朝支出。”

    “再独尊儒术,其目的是为了在大世建造万世之王朝,以百姓为主,这样一来,圣人就更没有理由制止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这就是内斗。”

    “王朝内斗,圣人插不上手,看的就是东荒诸国态度。”

    “匈奴国,扶罗王朝,大金王朝,同盟会所有人都支持王爷,大夏当真要敢打,王爷何惧?”

    “如若王爷不信,率先应战的,让匈奴国将士前来,也表达赤诚之心,王爷您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大道府府主不愧是府主。

    三言两语,让宁王的确动心了。

    造反。

    他肯定不会答应的。

    可自立成王。

    这还真是一条出路。

    尤其是,整个东荒一切诸国都支持自己,给钱给粮给兵。

    要说宁王不心动。

    还真不可能。

    宁王沉默。

    安静了很久。

    他的确心动了。

    “可这样做,......不是有些,违背祖宗吗?”

    宁王深吸一口气,这道坎他有些过不去啊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后者不由一笑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您自立为王,又不是背叛大夏王朝,而是根据祖制,抨击大夏永盛皇帝,随便找几条,诛杀功臣,滥杀无辜,税收苛刻,人神共愤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还有一点。”

    大道府府主说到这里的时候,他的目光瞬间变得无比坚定。

    “王爷可不是自己称帝,而是光复建德陛下,只不过建德陛下已经遁入空门,愿意将皇位禅让给王爷您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一来,是不是顺从民意了?”

    后者开口,提到了一个最关键的人。

    建德皇帝。

    刹那间。

    宁王直接站起身来了。

    虽然大道府府主说的很对,可这些理由都很牵强,但提到了建德皇帝,那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建德皇帝,是大夏正统皇帝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打着光复建德皇帝的名号,重新立国,再由建德皇帝禅让皇位给自己的话。

    那还真是.......顺从天意,顺从民意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宁王的的确确,心动了。

    是极其心动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---

    ---

    兄弟们,双倍月票来了!大家投一下吧~本月更新字数已经破43W了~真没有少更。

    求求兄弟们给点月票吧!最近一直没求!

    !

    !大家就发发慈悲!

    !求下双倍月票!

    下个月,保底四十万字更新!

    !

    !

    我国庆节尽可能多更!

    !

    !老老实实待在家!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kbookz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