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书屋 > 其他小说 > 谍战:我在敌营十八年 > 第八十六张章 你过来,咱俩唠唠!
最新网址:www.kbookzw.com
    许锐锋没这么恨过一个人,从来没有,可眼前的杨庆昀,老许看着他喘气都难受。

    “你咋这么墨迹呢?”

    王铭听不下去了,问了一嘴。

    在江湖人看来,你这种时候讲故事、说事实、提人儿、报号其实都说明了一件事,要么理亏、要么你怂。

    “我墨迹?”

    杨庆昀回头望着王铭。

    许锐锋也不搭腔,在摸出匕首将手抬起,当胸直接扎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徐茂连忙惊呼着提醒,杨庆昀一个转头的工夫,匕首已经扎在了自己胸口左侧心脏上。

    碰。

    冷汗下来了。

    杨庆昀低头看着胸口处的刀尖,汗水顺着鬓角往下淌,他嘴张开的程度和震惊的表情,像是彻底被老许这一下的凶狠吓住了一样。

    没扎透。

    或者说许锐锋这一刀根本就没有接触皮肉的感觉,他总觉着自己的刀像是被什么给挡住了,于是老许顺势往下一划——唰。

    杨庆昀的衣装被割开,一款军绿色且比‘龙虾甲’更为小巧的防弹衣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东西对于老许来说,应该算是高科技,可对于杨庆昀极其手下,是标配。

    这是苏联生产的SN1破片防弹衣,目前正在研究阶段,既没有大规模的投入到战场,也没有面相全世界发售。根据历史的走向,这款破片防弹衣一直迭代到SN3才投入使用,那已经是1943年的事了。

    只是,一件防弹衣怎么可能救得了杨庆昀命?

    这不是痴人说梦吗?

    “老许,你冷静点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杨庆昀从许锐锋身边一个大撤步撤出,伸出两手挡在胸前,神情紧张的难以附加。

    许锐锋则拎着刀,和没事人一样安抚着他的情绪:“你说,我听着,来,你过来,到我跟前来,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他缓缓后退,他步步跟随,直到杨庆昀退到了自己人的人群中,才有一个小子敢往俩人中间站。他可能觉着,自己这个事外人挡在中间可以缓冲一下局面。

    老许呢,也不多话,眼看着那小子站在中间,说了句:“你要干啥?”

    抬手调转刀头,另一只手把住对方的脑袋,手上的刀把还是走的偏门抢攻的路数,直接砸向了对方耳朵眼前方一点的耳蜗处——啪。

    那小子只感觉自己耳朵里的什么东西好像爆了,满耳朵都是耳鸣声在‘嗡嗡’作响,紧接着眼前一黑,软软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许锐锋看都不看,将其一脚跨过。

    “一起上!”

    剩余的三个人同时冲了过来,抡起拳头就往老许脑袋上砸。

    三个,还是三个练过的练家子一起动手对普通人来说是绝对致命的,可老许根本没给出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他好像习惯了这一切,习惯了在双方力量不对等的情况下出手。

    面对着砸向自己的拳头,立即一个横跨步到其身侧,左手拇指弯曲扣在握成拳头的食指内部形成骨节,抬手往上一顶,拇指直接直接撞向了最先出手那人的腋窝。

    那小子被击中后,就感觉半边身子都在通电般倒下,整个人躺在地上痛苦的痉挛着。

    第二个、第三个同时冲了过来,俩人把许锐锋夹在中间,一个在情急之下竟然抬脚往过踹,另外一个还算清醒,他在往老许身前冲,同时,伸手去摸身上的枪。

    通过刚才这一下,这小子似乎已经看出了眼前的许锐锋伸手绝对不一般,他能轻描淡写的随手就放倒一个人,甚至连看都不看一眼对方的痛苦表情。就是这份心性,一般人都做不到。这要是不用抢,没准得落得一个全军覆没的下场。

    问题是,他与许锐锋的距离最远,中间还隔着个人,只能冲过来,找准身为在拔枪瞄准。至于枪声会不会将日本人引来,那是现在考虑的问题么?什么时候说什么话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就在他考虑完这一切的那一秒,整个人也从一个被遮挡视线的角度找到了空隙,枪都拔了出来握在手里,再抬头!

    老许就站在他面前面无表情的等着。

    老许太明白一旦动起手来敢怎么排列次序了,他身上的每一道伤疤都在告诉他一旦失误的后果是什么,许锐锋这一身本事虽然说是金刀护法教的,却是多年在江湖上的搏杀打磨出来的,他、驼龙这样的高手就算是不会功夫,一旦拿人命给喂出来以后,那都不是普通人可以应对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回老许先动了,左手拳头摊开成掌猛抓想对方面门,手一到中路遮盖中对方的视线,他的姿势就变了。杨庆昀的手下正准备把手枪举起来射击,他的同伴踹空的脚已经落地,却看见许锐锋遮挡身边的手没动,人却绕到了其身侧,等在反应过来,老许出手如电,快似电光火石。

    刀把冲着对方的脑袋就是接连三点,太阳穴、耳蜗、脖颈,啪啪啪三下之后,那小子连反应都没有,直接侧身栽倒。

    此刻,最后一人解救同伴的拳头才打出了,达到了老许的后背上——碰。

    高下立判。

    这些二十出头的小伙子,你要是给他枪,他的确能杀人,可要是把枪匕首都拿走,赤手空拳让他面对一个老江湖,他没准连人家人影都抓不着。这不是练没练过的问题,而是经历没经历过的问题。

    这些老江湖整日在腥风血雨中喘息,能活下来已经实属不易,一旦动起手来,你们的每一个动作都代表着什么他能不知道么?

    就说第一个,那就是个愣头青,上来用拳头砸面门,让你砸中了能怎么着?鼻梁子砸断,鼻血狂飙,然后呢?

    第二个,伸脚来蹬,就不说蹬在其他地方了,让你蹬小肚子上行不行?让你全力蹬出去行不行?你这一脚能把人蹬成什么样?

    第三个是个敢杀人的主儿,他知道拔枪,所以许锐锋一发现这个动作,立马靠过来先将其对手解决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对于老许来说,与这些人当对手根本就不叫搏命,搏命得是你们把枪掏出来以后的事,你们,连走到那一步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老杨,你别躲,咱俩唠唠。”

    杨庆昀一步步后退,推到楼梯出,脚后跟往后实在没挪动,整个人一屁股坐了下去,等他回头用手去支撑身体,把头再转过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许锐锋已经一个跨步到了身前,两脚就叉在他身侧。

    “我就问你一句话,多了都不问。”

    “老许,你听我说,你先冷静点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许锐锋根本不管他说了什么:“我问你啊,我答应你们把命给你们,是不是转身就去拦鬼子了,我没蹽杆子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许锐锋点了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我再问你,你答应我就算豁出这条命,也得让我许锐锋进烈士陵园,享受后人的祭拜,你做到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老许啊。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咳……”

    刀,让许锐锋递进了他的咽喉,他如同野兽一般,一边往里扎,一边安抚:“嘘……嘘……比紧张,放松,很快就好,很快。”
最新网址:www.kbookz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