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书屋 > 其他小说 > 诡命阴倌 > 350 二把刀
最新网址:www.kbookzw.com
    见我抛出符箓,瞎子叹息一声:「这次玩儿大了。」

    我说:「事到临头,想不玩都不行了。」

    瞎子问:「我知道,只是,这件事太为难你了。我没想到本家会和你有牵连。」

    我摇头,说:「没事。从我记事就不知道爹妈长什么样,姥爷去世的时候,他们一个我都联系不上。当时我是恨不得他们全都死了的。不过,现在,我心中虽然还是有怨,但已经没恨了。好歹是这个女人把我带来世上,她出了事,我不管,说不过去。」

    瞎子用力点点头:「你成熟了!」

    「妈的,你要没来找我,明天早上醒来我已经「熟透了」。」

    「我去,敢情你还是出于「自私自利」,想尽早完事回去和那谁「打扑克」啊?对了,你现在才工作没多久,你们也都还年轻,你准备「帽子」了吗?不然「搞出人命」我怕你会焦头烂额。」

    我冲他比出三根手指。

    他点头:「小包装,一晚上三个,够用了。」

    我横了他一眼:「网上买的,促销,每盒11个,买二送一。」

    「我去你……」瞎子一个趔趄,差点没当场扑街。

    一旁,季雅云忍不住小声问:「徐福安……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,你是……」

    「你姐夫的媳妇儿的亲儿子。」瞎子冷冷道,「可是生而不养,祸祸四五岁的时候,呵呵,他的父母亲,就他妈「人间蒸发」了,连一分赡养费都没给过他。」

    「对不起。」季雅云小声道。

    我笑笑:「没关系。说重点吧,你是干什么工作的?身姿样貌都这么漂亮,我都想把送的那盒留给你了。」

    季雅云并没听清之前我和瞎子的小声对话,怯生生说,自己是模特,不过不是台走秀那种,只是接拍一些服装杂志照片,而且只是业余加兴趣。

    我想都没想就问,那些投资的老板和摄影师会潜~规~则你吗?

    没等季雅云反应过来,刘瞎子就推了我一把:

    「你还是心中有火,但不该把火气以这种耍流~氓的方式发泄在一个无辜的女人身上。」

    我撇撇嘴,要不是老子现在就快过实习期真正进入编制内,那就不是撒火,而是他妈地「泻火」了。

    这时窦大宝忽然小声说:「人都被带走了,还不追啊?」

    眼看桑文宇被铁链锁着步伐僵硬出了门,我说差不多是时候行动了,不过我很久没干这行,欠缺准备,这趟行程可能有些艰难。

    「窦大宝是吧?恕我直言,你就是个二把刀。最好现在就回去,带上……带上季雅云。」

    窦大宝一挺胸口:「我……的确是二把刀。可这个时候,要我撇下朋友单独离开,我办不出这事。不然我一辈子都过不去心里的坎儿。」

    瞎子咧了他一眼:「有点憨乎乎的,但是个好人,值得深交。」

    我说:「好人不长命。」

    「祸害一万年!」瞎子瞪了我一眼:「我发现你从刚才开始就彻底变成「怨妇」了,不然不会这么嘴损。」

    季雅云急道:「别再动嘴了行吗?姐夫他已经被带出去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那也得让我先想好辙啊!」

    实际我比她还急,撇去个人情感,这趟是替瞎子办事,我不能让他失了体面。

    但我实在没想到事态会发展到这个地步,而且之前做阴倌本来就是坑蒙拐骗,出「坑」多日,我哪还有多余准备?

    窦大宝这方面倒是机灵,问我现在该怎么做?需要准备什么?

    我说别的还不紧要,现在最好得找几块大红布。

    红锦入阴司,除了判官,就算阎王鼻子底下走两遭,他也只能闻闻味儿逮不着咱们。

    「红布?我有!」

    窦大宝竟真从随身的大包里掏出一方红布,抖开了,比老式的雨披还大。

    「坛布?!」瞎子毕竟是见多识广,一眼就认出这不是凡物,问窦大宝是何人门下?

    窦大宝挠挠头,说自己师父其实是个寡~妇。哪门哪派不清楚,不过是她告诉自己,天生异相佛眼,能看到常人不能看到的,如遇贵人,这一世有可能得成正果……

    「你师父就给了你这一块坛布?」瞎子也是多少懂些门道的,直斜眼往窦大宝包里瞅。

    「没有啊!这红布不是她老人家给我的,是我从一个老骗子身上夺过来的。」

    窦大宝边说边掏出两样东西,一把红绳穿成的铜钱剑,一把却是明光锃亮的尖刀,说:

    「这铜钱剑是师父给我的法器,这刀……别人总欺负我,拿我当傻子,我找来防身的,其实就是吓唬他们。我不会杀人的。」

    「有这些就够了!」

    我拿过红布,也没犹豫,抖开了,直接将其像披风一样给季雅云披上,并在锁骨处打了个活结。

    而后,把窦大宝那把尖刀夺了过来,说万事俱备,可以出发了。

    瞎子抖楞手道:「好歹给我个家伙事啊?」

    我横了他一眼,意思很明显:大家彼此太熟,你这趟把我诳来,难道自己没准备?

    瞎子看透我意思,翻个白眼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走出门外,只见原先电闸点亮的灯光全都灭了。

    通往后进院落的道路上,却有两排高悬的绿色灯笼。

    每一盏灯笼下面,都隐约有着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。

    而那事主桑文宇,此刻头颈的锁链居然没了。

    并且,还不知何时换了一身衣服。

    长袍马褂,十分的光鲜,换个现代词来说,就是——有几分风~骚。

    一旁的季雅云想开口说话,我及时捂住她的嘴,冲她摇头。

    也是刚才匆忙加上心乱,忘了跟她说了——走阴司,披红不言声,否则就是犯忌了。

    后边的窦大宝却是小声说:「我怎么感觉这不像是阴差拘魂,反倒像是大宅门请客啊?」

    除了披红的季雅云,我们几个倒不忌讳。

    瞎子也知这点,低声回应他:「诡事无常,少言多想,随机应变。」

    我想了想,还是小声对包括季雅云在内的众人说:

    「等下如果遇到危险,都千万记住一点,哪里黑,往哪里跑。不要管前方有什么。更绝不可被光亮吸引,否则,真就可能一辈子也出不来了。」

    为您提供大神天工匠人的《阴倌法医》最快更新,为了您下次还能查看到本书的最快更新,请务必保存好书签!

    350 二把刀免费阅读.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kbookzw.com